签合同了,收入却少了三成。基本上可以堤内损失地外补,却并不想如此辛劳。
目前的补剂包括每日的螺旋藻、葡萄籽油、番茄油,三十之后不对自己的身体有所交代,不敢妄想已被榨干的四十岁。
头皮近来大有供血不足之虞,想的东西太多,季节交替之时,纷扰繁杂,阳气似乎不够足。
耳机里胡乱的歌,没一曲能得我心。秋天难于沉淀下长情的东西,包括音乐下的心境。
哈日剧CHANGE,偷笑央八成韩剧频道还有人愤怒,基本上,英美日台港韩剧就已经可以将观者三六九等,排名要分先后尊卑,内地剧太嘈杂,基本上不计入其中。
Entourage演到第五季,那些激烈的娱乐圈冲突化为绵软,隐隐有点担心,这一季就算完结么?反正我永远成不了Gossip Girl饭。
每天路过的那间幼儿园开拆,每周要路过的母校开拆,地震成为投机分子的天堂,反正有那么多所谓的“无私大爱”支持,狮子大开口或乘机捞一笔的大有人在。
每天忍受着调上来的半罐水牙尖小妹的张牙舞爪,就当看活报剧,生活中太多奇异果一样的布景,懒得去拆台。
通常都是最强势的人竟然有抑郁症,那是可怜,还是可悲。
如果另外一个项目的负责人弄出了很烂的文案,而总头头要单位每个人都提出意见,而自己又恰恰有一个非常好的提案,并且这个提案好到操作性实用性都非常完美——而那个项目的好处你是得不到的,你是提还是不提——我选择了沉默,那是成熟,还是顺着中庸之道,渐渐老朽下去?
如果在职场上只是明哲保身,那么如果胡乱中血也会溅到自己身上,又该如何应对。
我再不爱旅行了,我放弃HIFI了,我对音乐没有感觉了。该怎么办。连王中平多年后回来就变得如此铿锵,罗百吉还不知好歹地唱着过时的舞曲,甩掉无谓的耳机也罢。
连一个有原则的工作狂都变得有消极怠工的前兆,是他自己错了,还是那个团队有问题?可是,那种有技巧的消极怠工,要学上那么多年才会领悟,岂不更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