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th Oct  22: 56PM  London

昨天是瓜子儿学校的Halloween Party和去年在同一个地方。去年的这个时候刚搬来一个月,正晕着呢。嗯,现在也还晕,只是晕的内容已然大相径庭。


瓜子儿在两身海盗costume的存货里搭配出一身,又自己选了全黑的衣服裤子鞋。特别把只穿过一次的鞋翻出来,说只有这双和海盗身份匹配,其他的黑鞋都太girly。这孩子搭配衣服的common sense越来越够用,我很欣慰。


天气特别好,把她送进爬梯,我自己就转身去买咖灰,坐在教堂的院里晒太阳。待接她时,看她和欧文,就是他们年级数学最好的那个,形影不离地四处乱窜。看得出俩人混得非常默契,凡事有商有量的 —— 我要说我没别的意思是不是特没说服力。后来瓜子儿带着点儿骄傲地跟我说:学校里有好几个男生都跟我说they are scared of me,一见到我就跑。有欧文的哥哥杰克,还有内谁、内谁、内谁谁谁,一下说出五六个名字。问她为什么会怕她,她笑着耸肩摇头说不知道,但还是挺骄傲的。这孩子,还傻着呢,挺好。



大恐龙要工作,母们出门时已被明示不要打扰他。爬梯结束后便带瓜子儿去公园接着晒太阳,瓜子儿玩儿刚在爬梯上收获的礼物包。路遇瓜子儿同校高年级女生,俩人打过招呼,瓜子儿回头跟我介绍:她就是帮我守门的人之一,但是她没有每次见到我都要抱我,她要考St. Paul's


我穿着大衣在草地上躺下,起身时,瓜子儿一边帮我掸身上的杂草、一边问:“你知道猪八戒的妈妈是怎么S的吗?” 我说笨S的呗。她说:“是脏S的!” 小P孩儿挤兑我的中文根本不用操心,顺溜着呢。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