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唯一能做的事,也就是在这里,玩命的敲打键盘,毒害各位看官纯洁的眼睛了。
总不能让我被自己给憋死吧。
我死了不要紧,我女儿可受不了。估计我去了阎王殿,阎王老爷也会被小家伙的哭声吵吵得堵死。更别说还有一个脸拉得比阎王爷还长的先生来折腾他。
结局可能是我平安的还阳,阎王老爷赶着去奈何桥,抢下孟婆汤,一口灌下去,然后堵着自己耳朵投胎去了。

      心中烦闷,打电话毒害女友耳朵。岂知对方劈头盖脸一句:我和老公分手了。
      我操!
      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么?这世道就真的找不到一对值得让我羡慕的神仙伴侣了?没恋爱的吵吵着恋爱,恋爱着的陷在水深火热中拔不起来,像我这样的,估计就要吵吵着离婚了。
      幸好我还没结婚。这真是一种幸运。估计等十年八年以后,我还能特别自豪的说,啊,我和我男朋友要分手了image……
      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说,你你你,你们通统来某某大酒店,来喝我的喜酒。我要嫁人了。
      不管怎么样,总不至于让我像个怨妇似的,巴拉着一张脸,瞪着一双红眼睛可怜巴巴的说,我要离婚了。

      其实不是没想过,像我这种每天吃饱了饭就躺在沙发上喝着小茶、抽着香烟、驾着小腿没事可干的闲人,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胡思乱想了。
      我想的事情多了,光是看电视上哭哭啼啼大闹爱情故事的时候我都在想,你说这故事中的女主角。。。她咋就不是我呢?
  
      这说明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命,看这些演员们,卖力的哭泣打闹,还不如我这般躺在沙发上活的舒服。换过来说,我也没她们活的色彩斑斓。
      
       我最近可是心情非常不好,别看我在这里写的不亦乐乎。要不也不会想着给女友打电话发泄了,只是没想到自己没有发泄成功却被别人当成垃圾桶了。这真让人郁闷。
     
      我真是想回家啊。我一想到我妈,我就堵得慌,恨不得抱着先生狠狠地咬上几口。可惜他从不给我下口的机会,一看我情绪不对头,反应比我还快,脸拉得比我还长。
      你说说,你能去咬一个比你还不高兴的人么?
     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不能回家也就罢了,可要是弄得大家都不高兴,我的罪孽就大了。

     我唯一能做的事,也就是在这里,玩命的敲打键盘,毒害各位看官纯洁的眼睛了。
    总不能让我被自己给憋死吧。
    我死了不要紧,我女儿可受不了。估计我去了阎王殿,阎王老爷也会被小家伙的哭声吵吵得堵死。更别说还有一个脸拉得比阎王爷还长的先生来折腾他。
    结局可能是我平安的还阳,阎王老爷赶着去奈何桥,抢下孟婆汤,一口灌下去,然后堵着自己耳朵投胎去了。
    
    那敢情好,我都赶得上孙猴子了。错了,我比孙猴子伟大的多。丫再猖狂,也最多把阎王殿闹个乱七八糟,也没见它能把阎王爷给逼的去投胎的。

    不写了,键盘快被敲坏了。就这样了。
    最后依照国际惯例,祝各位看官新年快乐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