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俺一贯不大愿意承认自己也会有寂寞的时候,但如果一定要给无所事事不肯睡觉一个说法的话,那就是俺寂寞鸟。

抖,写下上面那行字的时候,浑身鸡皮疙瘩起了好几大片。果然寂寞这么文艺的词儿,不是俺这张狗嘴里应该吐出来的。只不过有些无聊啊。

人年纪大了就喜欢回忆过去,于是想起来十年前俺会每天上搜狐去看新闻,九年前在榕树下写文,八年前加入晋江每天通宵达旦地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壮大当时还很卑微的原创;七年前和阿蓝杜若两个在msn上三味草堂(热血当年啊),六年前迷完十二国迷银英,几乎所有的时间精力都给了它们;五年前通宵不睡只是为了看各种凉粉的战斗檄文;四年前尝遍人情冷暖写下紫薇乱,后来看倒更像个预言;三年前为了设计帝王业的封面和九界的功能学习PS;两年前坐在梯子上绣花;一年前在床上趴了两个月狂迷三国志11,……好吧,这么算下来我这十年也不算虚度了。抑或者说,我这十年在种种不务正业的无所事事中,竟然不算虚度,也很算得上是个奇迹了。

早上遛狗的时候,看着小区里塞满大大小小空隙的各种私家车,有些恍惚,似乎两年前还没有如此拥挤,怎么忽如一夜春风来了呢?猛然就想明白一个道理。因着这个思路想下去,隐隐明白了一些决策者的用心,我们这一代人,以及接下来的三代人,大概都会为了能够安心睡一觉而付出自己辛苦努力积攒的财富为代价,这是不得已的。只是希望有一天国家强大了,我们可以像美国人一样不思悔改地享受国家在外掠夺带来的财富。

当年俺总结出一个所谓的臭肉理论,亦即想要得到的得不到,等到终于得到了,已经不是你想要的了。数数俺这一辈子,这样的阴差阳错贯穿始终,于是对于如今渴求的东西也就从容了,俺知道有一天俺会得到,只不过永远体会不到那份欣喜若狂。我的人生将由遗憾伴随始终。

俺是一个严重的宿命论者,认为我今天吃什么饭,遇到什么人,说什么话都是注定的。我们看得见的世界之外,有个更大的神在主宰着这一切。他并不是操心安排,只是维护着某种秩序的运行,而我自己在不断体验这个认知的时候,早已经伏首贴耳,全无斗志。每一件事情都是必然这世界上唯一的例外如今被人诋毁着,这也是必然,因为他妄图冲破秩序本身。

最近几个月疯狂看美剧,最郁闷的是本季最好的新剧惨遭淘汰,而那些烂俗无聊的反倒节节高升,以及无数美剧中,五季以上的仍然好看,只好认为美国的电视剧环境也在逐年恶化,虽然许多大热电影的明星纷纷投身电视剧,也改变不了这个现状。于是似乎不可免俗地怨社会了,可是俺几乎要感激涕零,这样举世皆同的环境里,新红居然还有一席之地。

好吧,不说新红了,说累了。

最近我的朋友平阳遭到了一些攻击,因为她写了一篇很坦诚的关于水浒的博客。她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事情,十分错愕,难以理解。可怜的孩子对于网络十分陌生。但,也许这是她生命里要遭遇的事情,只能劝她以坚强去面对了。

前段时间一直在玩围脖,最近突然有些意兴阑珊。围脖初看热闹,实际上还是一群小圈子的聚会以及无数粉丝的抬轿子。由于俺历来对知识分子不大感冒,又习惯性去看他们说话时的背景,所以越发觉得围脖的存在压根是一个玩具。但这不是我对围脖兴趣减低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俺已经无聊到了没有什么话可说也不关心别人在说什么的地步。耸肩,这么说起来,我的生活是多么空虚啊。

看大秦帝国,突然发现原来历史小说可以那样写。作者是历史学者,自然明白有些地方写的不那么符合那个时代,但他写的大家都能看懂。于是茅塞顿开,过去是我太纠结于如何把春秋那个遥远的异世代解释明白了,其实是我想多了。于是想写春秋,写我目前非常钟爱的隐公和郑庄公,可是又因为各种无聊迟迟不敢动笔。苍天啊,大地啊,鼓励我去写吧!!!

这个世界有多无聊呢?前两天晚上在当当逛了一宿,一本可以买的书也没找到;今天去电影院看了半天,一部想看的片子都没有;打开浏览器,连可以去的网站都没有了。于是,半夜还喘气儿就变成了无比郁闷无聊的一件事儿。

唯一值得俺欣慰的是,有小黑屋,写字儿可快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