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奇怪,很多时候你会从异国的语言中听到那些共通的,仿佛是发自人的心灵深处的声音。正因为语言的隔阂,你反而能够抛弃一些枝蔓细节,能够在那层朦胧的窗户纸中感受到一种暧昧,一种似曾相识然而却有截然不同的经验。这种感觉在很多时候支配着我去看一部又一部非母语的电影。那种语言上的陌生反而能够激发人渴望心灵沟通和共鸣的潜能。
——韦十早夫斯基

我很奇怪,很多时候你会从异国的语言中听到那些共通的,仿佛是发自人的心灵深处的声音。正因为语言的隔阂,你反而能够抛弃一些枝蔓细节,能够在那层朦胧的窗户纸中感受到一种暧昧,一种似曾相识然而却有截然不同的经验。这种感觉在很多时候支配着我去看一部又一部非母语的电影。那种语言上的陌生反而能够激发人渴望心灵沟通和共鸣的潜能。
                                                                              ——韦十早夫斯基

 
    在众多描述青春的电影中,有残酷、有叛逆、有温情、有感动,有时我在想会不会有一部电影包罗万象,能够道尽全部青春的秘密。这种想法犹如痴人说梦,就像你在
16岁的夜晚梦到你的爱情,那样美好然而又遥不可及。
    前段时间,抽空看了《马粥街残酷史》。很早之前听说过这部电影,印象中属于无事可干时应景伤怀的片子。两个小时过后,我不得不说,我又被打动了,尽管我现在还认为这部片子其实没有多少更深的价值可言。但是我仍然被打动了。

    我不懂韩语,《马粥街残酷史》却以最煽情的夸张的方式,勾起了我的青春记忆。那是透过语言,或者语言之外的东西。是每个人都曾经经历和拥有的东西。我甚至连男女主人公的名字都没有记住,脑海中只有那几张脸,喜悦的、落寞的、痛苦的、愤怒的……男生在雨中去送伞,终于没有迈出那一步,然而这是女生却出现在了他面前,面对着朋友,犹豫无奈,只能作出艰难而痛苦的退让……老套的煽情,同样能够百发百中。影片的色彩一如青春一般的绚丽、明净,但深处却掩藏着不可言说的隐忍与忧伤。音乐同样伤感、但不乏温情。

    爱情,或许不应该说是爱情,仅仅是一种冲动,一个概念化的符号,然后就是暴力。这大概是青春永远不能逃离的主题。其实对于大多数男性影迷而言,《马粥街残酷史》的精彩很大程度上或许不在爱情本身,而在那对于爱情的无助、焦灼、迷茫以及由此引发的愤怒、冲动,以及残酷的暴力。让人联想到《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当然后者更像是一部社会学意义上的青春片,而且残酷到底,没有任何余地。《马粥街》固然也属韩国某个特定的时代,但情节的铺陈和情绪的渲染已经远远削弱了批判意义,它单纯了许多。

    韩国电影对于“暴力
+唯美”模式的运用某种程度上不会输于日本,但却很少会像日本电影那样让人产生道德或是心理上的不适感。影片中的许多暴力场面,让人觉得顺理成章,尤其是发生在校园。而且你会觉得主人公必须在最后要大干上一架,否则我看电影的人心里都过不去。这固然和影片情绪的酝酿有关。但我想,更多的原因是,这些片断会刺激我们每个人少年时代的记忆。至少在我的少年时代,被打和打人是极其普遍的一件事情。老师是主角,一些所谓的“帮派老大”是主力。一位老师曾经用板凳腿追打某位“老大”,可惜板凳腿很快就被打断了,那位老大还活蹦乱跳;而另外一位老师则力有余而胆量不足,曾经打到一位“大佬”鼻血喷到墙上,事后赶紧用粉笔涂掉了墙上的血迹……可惜我自小“品学兼优”想被老师打也很难,为数不多的几次体罚也只是象征意味大于实际意义。所谓的单挑或是帮派火拼更多的时候,通过语言和想象进行。

    套用那句歌词“一个人要流过多少泪,才能被称为女人?一个人要干过多少架,才能被称为男人?答案在风中飘……”
    青春是什么样,经历过了才会有答案,就像影片最后,时过境迁,成龙取代了李小龙,醉拳取代了截拳道,一切都改变了,那些曾经以为不会改变的也悄悄退去了颜色,成了随笑而过的一阵风,倏忽而至,倏忽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