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尽量开始多走路。这样就又能看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了。

苏州桥下的那片村庄,一晚上功夫就消失了,那曾经清晨出来面向三环唱歌的人,也就这么一同消失了。就连废墟也只保留了一日,第二天就来了很多工人,七手八脚地在这块土地四周装上了锃亮的铁幕,

我在地铁里换车,一大堆人在地下互相拥着走,头上传来哐当哐当地另一支地铁穿过的声音。我竟然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这是一只逃难的队伍,该有怎样的事情发生啊?

依然觉得生活没有什么指望,曾经每个清晨都能给自己一个能生活一天的指望,现在每天却只想赖床。只想睡啊。但最好别又是一堆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