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的诗篇


No.2

我与时间同在,又无法被时间锁定,我唯一的惆怅,就是不知如何苍老,
他们喊了一代又一代的吾皇万岁,那是对我的真诚祝愿,
他们吃了一吨又一吨的激素,对我都是一无是处的废料。

我曾在驿站里遇见贪恋,于是有了王朝兵变,
若干世纪后我们又在高速公路上重逢,
于是我在灾难中出窍,完成了道家第一千七百五十劫。

我曾在后宫遇见美色,从此在宫墙内度过十年,
几个千年之后又在酒吧邂逅,
美色早已忘记往事,我们只剩下生物学意义上的一夜之缘。

不需要圣火来淬炼,也不需要生理盐水来冲洗,
这世界最清新的无物之物莫过于我,你永远对我一无所知。

你知道的不过是痛苦属于虚无,欢乐属于幻觉,
但痛苦这种东西终归要依托眼泪,欢乐总是要假以笑容,
而此时此刻,我化身为禅,
在你内心深处的石板上坐定,开始推演下一条生命。

201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