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尝试着另一种方式的生活。尝试着不做梦,或者做了,但是不说出来。
我尝试着慢慢如入无人之境,就像我刚刚来到这个集体。
我尝试着不去观察,不去分析,不去猜测,不去打听。
我尝试着让自己孑然孤立。

近期工作和房子的事情交缠在一起进入高潮,因为睡眠和内心的焦虑头痛。
昨晚睡觉,我开始真的相信发愁能让人苍老,让人“愁就白了头”。
昨晚睡觉,身体疲累,精神焦虑,睡觉时额头都皱得很辛苦,里面似愁云密布,天灵盖以下鼻梁以上,愁云占据了头部的三分之一的实体空间。我似乎感觉到愁云密布的头顶白发丛生。我感觉我要病倒了。
后来我起来喝了一杯热的蜂蜜水,我想,这样或许对我有所帮助。
但是睡得依然很辛苦。
我爬起来看书,看了一本毫不相干的诗集,我发现很有好处,因为它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于是我平稳的睡着了,一直到早上八点。

今天(从时间上来看已经是昨天了)装地板。中午之后我去一个同事家里睡了一觉,他在一期。
逃过了国际小姐的折磨,值得稍微庆贺一下。

明天的任务很重,也是我很期待的,就是装柜子好书架。
我无法守到最后,但是,在这个城市我依然无法找到一个可以帮我去守的人。
所以,凡是的确还是要靠自己。
希望明天可以在五点半之前装完,不然我真的要麻烦别人。
麻烦别人,是挺麻烦的。
明天同时还要装灯,送橱柜。

接下来的活,接踵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