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是昨晚临睡之前,她对我说的。但事实是,我的确又梦见了。梦见她是常事。她可以随时随地并十分随意地进入我梦中,我们完全是重叠的。

  我梦见我们在一个小镇街上的某个地方,比较嘈杂和脏乱,但好像又没什么人。仿佛又是在那里隐居什么的,总之我很久都没跟外界联系了,就我一个人,不知她去哪里了,我感觉自己很孤单。坐在门边。一个骑自行车的邮差送来了一张汇款单,或是一份包裹,对,就是一份包裹,里面是钱,我数了下,一共有四千元。这数字对现在的我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我已经说了,我是隐居在某个地方,没收入来源,手头可能有些拮据。这四千元够我们生活好一阵了。可以买好多的白菜和萝卜。她也高兴得跳了起来,她一高兴就会跳起来,边笑边拍手。拍完之后,她通常会用她有力的双臂搂住我的脖子,脚也跟着翘起来,夹在我腰部以上的位置,不停的亲我吻我,直到我躁动不安为止…… 原来她一直都在我身边,并未离开我半步,那个邮差其实就是她假扮的,她很兴奋的告诉我,这些全是稿费,我的小说和随笔正在陆续出版中,这四千只是诗歌和歌词的部分。我觉得这是一个多么幸福的时刻。数完钱后,我说乖乖快过来。她说,我不是在吗,过来干嘛呀,你这个坏分子,是不是又想干那个呀?我说不是,我说你刚刚不在,就是你刚才去邮局取钱那会儿,我没什么事干,就在我毛衣上,咯,就这件,棕色的这件,我把你的头像印在了上面,好乖哟,你快过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