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全国政协常委兼教科文卫体主任刘忠德就其批评超女一事召开说明会。他再次强调,超女现象存在对青少年的毒害,对教育是极大破坏,并认为广电总局作为管理部门监督管理不力。

  超女收视率越高毒害越大

  说明会上,刘忠德再次强调,文化产品不能完全由市场来选择。超女是被市场选择的,但究竟是因为好还是因为坏而被市场选择的呢?有关部门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

  刘忠德指出,说得极端一点,毒品能创造更高价值,为什么不让它存在呢?收视率高不一定好,低也不一定坏。作为一个在电视上播出的节目,每个人都有权批评和抗议,应当提倡讨论,支持正确的舆论。

  刘忠德表示,广大观众不要在笑声和娱乐中受到毒害。超女的毒害在于参加者和观众受到错误引导,认为不用努力就可以一夜成名、一夜暴富。从艺术角度看,像超女这样一夜成名是不可能的,是违背艺术规律的。超女的收视率越高,毒害就会越大。

  超女对教育是极大破坏

  刘忠德表示,超女现象对教育也是极大地破坏。作为文化教育工作者,我非常着急。年轻人应该分秒必争地学习,而超女却在宣扬一夜成名和暴富。“看超女让很多孩子的学习成绩下降,很多人给我打电话。有一个北大的教师,一直想提出反对超女,但又怕跟超女的支持者产生矛盾。有的父母哭着跟我讲,看着孩子们看超女节目急得要哭,但没有办法。很多老师也特别着急,都在呼吁把这个节目停掉,还青少年一个健康的环境。”

  刘忠德指出,社会自有公论,尤其是老师的观点更应当引起大家的重视。绝大多数人是有良知的,孩子是无可指责的。现代孩子们思想领先,富于创造力,能从孩子们身上看到中华民族的进步,但关键还是在于引导。

  回应各种反对意见

  昨天,刘忠德对批评超女之后社会上的各种说法给予回应。“有人表示超女是孩子的事,大人不要去管。正相反,(我认为)孩子对是非还没有明确的判断能力,就是要大人来管。有关部门说超女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不知道他们说的积极意义表现在哪里。有人说超女去年为国家创造几十个亿,但(我认为)不能以整个社会的堕落换取几十个亿的收入。”

  刘忠德说,有文化学者就超女问题提到宪法,他认为不要随便就拉到宪法上去。刘忠德还直接提醒天娱公司负责人,不屑刘忠德可以,但不顾社会舆论是不行的。“我有我的看法,不需要跟他们直接争论。但提醒他们要头脑清醒,不要掉引钱眼儿里去。”刘忠德说。

  不相信超女能拿到批文

  刘忠德表示,对超女的态度和看法,不是在4月20日中国剧《天鹅湖》发布会时才有的想法,而是很久以前就有的了,而且提出的批评是有理论基础的。

  他说,关于类似超女的活动,能在广电总局网站上查到相关文件。文件相关规定一共有10条。批文中规定,超女这类节目“必须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坚持三贴近原则,各类赛事活动要积极向上、健康高雅、愉悦身心、陶冶情操,体现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但在电视上还是看到这些孩子在出丑,在满足一些人的猎奇心理。市场选择超女,但有关部门要有清醒的头脑。

  文件中第四条指出:“全国性或跨省(区、市)赛事活动参与性强,影响面广,各级广播电视播出机构要对赛事活动的播出加强把关,不得随意炒作,避免炒星、追星等负面效应。分赛区活动不得在当地省级卫视播出。播出的节目要力戒庸俗、低俗的现象,不能迎合少数观众的猎奇心理、审丑心态。”而之前4月22日中午12点45分播出的海选节目,前后共3个小时,内容跟去年类似,唱歌不好听,还穿着奇装异服,多以选手出丑搞笑为主。超女的分赛区活动已经上了电视,本身就是违规的。刘忠德说:“这对社会有不好的影响,我们不能光看到它给社会创造了多少价值,收视率高不一定是好作品。”

  对于超女活动,刘忠德表示不相信这样的活动能够拿到批文。即便真的是拿到了批文,那么我对这个活动是不是在按照文件执行表示质疑。刘忠德指出,有人说超女在宣传积极向上,那是虚假的。超女主办方表示有批文,但也没按照批文执行。

  有关部门要严肃对待

  “有关部门要严肃对待自己已经公布的文件。”刘忠德指出,前不久在电视台上播出过“电视节目中不允许插播广告”的文件,但在宣布之后,各电视台仍一直都在插播。

  刘忠德表示,网民和超女本身无可非议,而管理部门和主办机构要有责任感。管理文件内容非常好,如果按照文件内容的要求执行,我就不用说这些话了。有关部门要注意已经颁发的文件的执行力。

  他同时表示,自己只是以个人身份发表这些观点和看法。超女节目取消不取消,是有关部门的权力。但有关部门不能在发文之后不按规定办事、不监督管理,希望有关部门加强管理并且认真执行各种批文所规定的内容,政府部门要有威信。

  -本报记者 彭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