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骑驴入剑门

昨晚上好客的主人
非要我一醉方休
其实我也不是没醉过
你看看我衣裳上到处都是酒痕
只是醉了总还是要醒来
醒来还是要走上这漫漫旅程

这些年来,我四处游历
认识了许多好朋友
足迹所过的地方
也总是流传我的诗篇
可我的怀中垒垒还是难消
眼前太多好风景
无奈我心中有一个杀伐场

虽然我信手写下的这首诗
你喜欢得不得了
还说一定会流传后世
但我难道就只能一辈子
喝喝酒,唱唱歌
骑着温驯的毛驴到处走走吗?
你看,这天气
明明下一站是雄峙的剑门关
但一路伴我登程的雨
却还是这么细软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