矬人大多有个特点,即,都知道自己挺矬,可都觉得自己矬得可爱,相信自己的矬每天都在改善,哪怕效果只有一捏捏,可一有事情发生,还是不得不仰天长叹,“原来我真的很矬。”
我的小师傅就是这样一个矬人。

每一对人,成为师徒都是有原因的。比如Ailee和我,比如飞了和我,比如我现在的小师傅和我。

话说,为了庆祝zx成立6十周年,我们公司出了个大合唱的节目,连五音这么不全的我都被拉上了场。不仅连续几天下班后奔到总公司啃面包练合唱,还在今天下午抢拍子现场表演了。
下午在门口准备的时候,俺跑去上厕所,就把伞放在了电影院里茶座的地上。。。
唱完回营业厅的路上,晃悠了一大半才想起来这档子事。
回到厅以后店长交给我一叠演唱会门票让负责发放赠品工作,俺就把它们夹在了一个文件夹夹里。
想到丢三落四的自己我深感惭愧,打算今晚好好修正一下,腹稿个自我检讨,列点培养条理性的要求,于是第一回,真的是第一回,把我的文件夹抱在手上带回了家,一边想着千万不能丢啊。
然后,偶撑着在公司借的伞坐上了公共汽车提前两站在电影院前下了,看看有没有好心人在这个下雨天还把我的伞放在了问讯处。
不得不承认,这年头好人太少了。
我抱着一颗失望的感慨的寻思要是自己会不会把伞私藏的心过了马路,打算走回家。就在这时候!一辆马自达(三轮车)挡在了我面前,前也不是,后也不是。
于是,俺就上了车。。。这真的,真的是我上班第一次回家做马自达。。。
后来的事情可以想见——我下车走了十多步忽然发现自己文件夹没拿!于是开始狂奔追马自达,但小马已经绝尘而去,连影子也不见。我在马路上找它的表情和眼神绝对比得起电视剧男猪寻找落跑的爱人。
想想大多还是能够补的资料,自我安慰一番以后,俺照例在家狼吞虎咽了一通晚饭,刚屁股坐下,忽然想起那些演唱会门票啊。苍天啊,一共十大几张,最便宜的也两百块,我到底夹在了哪个文件夹里啦,虽然好像没带回来,要是带回来。。。不过真的记不清了。。。。。
于是我拖起我爸,开始猛打电话。有钥匙的经理a说,锁门下班回家了,b说,钥匙放在办公室里了,c说,我还没走,就在营业厅对面,你来吧。。。于是偶p颠颠的过去,人大姐还非要在超市问询处问个兑换规则,急死我了,我说你快点,要没有我就要去大街拦马自达问过去了。c答,我好像没看到楼下有文件夹啊。我:大姐,我放在楼上。c(茫然的):我没有楼上办公室的钥匙啊。。。只有楼下的。。。
我:……
打电话给d,无接听。给e,叨叨叨叨问了我一通,最后说,我在外地。
我:……
最后还是去找听来家最远的a,拿到了钥匙,找到了文件夹(另一只),看到了我当初夹里面的票,总算彻底放了心。
回家的时候,还路过电影院门口,让在那儿蹬三轮的师傅顺嘴帮我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把我的个人资料夹找回来。

不由得,不由得想起很多事,回家前在杭州把笔记本忘在旅店里,只好让前台帮忙快递回来;想起来,总是误了车点,不得不打车上班N次,每次都下决心是最后一次;还有蹬电梯从楼上追到楼下,跟顾客要忘了复印的身份证。。。
真的很矬。
更可怕的是,我周围的人,都还会觉得,这些矬事很像我。
其实,我理智的时候,多有条理多么清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