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唯一的信仰:我会永远爱你,直至这个世界的终结。


《玛利亚的微笑》

L死了。

 当从罗杰处听到这个消息时,尼亚出奇地平静,连脸色都没有丝毫的变化,唯一的动作只是眯起了那双与L极为相似的大眼。

 “死了?!怎么可能、这种事……!”

 身边和尼亚同为下任L的候选者的梅洛则是一脸符合年龄的惊愕表情。

“难、难道是被基拉杀死了?!是这样么?!”
“……恐怕是那样的。”

尼亚拿起最后一块碎片,把它放入自己带进院长室的拼图板内,边听着其余两人的对话。

“他说过要把基拉送上死刑台,结果却被基拉杀掉了?!那种事怎么可能?!”
“……梅洛……”

遇事立刻冲动起来是梅洛的缺点之一,尼亚在心中下了断语。
 而且他同样肯定,梅洛绝对不是因为哀悼L的死亡才说出上面那些话的。

“如果在GAME中无法取得胜利,那就不过是无法解开谜团的失败者而已。”

尼亚简单地说了一句。
果然,气势汹汹的逼问罗杰的梅洛忽然回头看了他一眼,再转回身,一字一字地问道:

“那么,L的继承人是我还是尼亚?”

 到头来,梅洛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是哪一个……由于他已经死了,也没有办法选择了……”

 用有些不安的眼神仰视梅洛的、名为罗杰的老人,虽然看上去有着一定的能力,但本质上也不过是个平凡庸碌的男人。交代给他的工作可以完美的被执行,但是除此之外的事就完全不能指望。不过,诚实是他的一大优点。

 “梅洛,尼亚……”

 男人的下一句话应该相当重要。
因此,尼亚破坏了刚刚完成的拼图,再次开始边拼碎片边等待下文。

“把你们二人的力量联合起来……怎么样……”
这就是他的下一句话。

梅洛先是神情一冷,然后他的怒气似乎要把周遭的空气都跟着点燃,愤怒的矛头直指尼亚。
尼亚依然不为所动。

“那是绝不可能的,罗杰!!你应该很清楚我和尼亚的关系非常糟糕吧。”

梅洛努力抑制住愤怒和憎恶,瞪着尼亚说道。

“是的……你们两人平时一直在彼此竞争着……”

 那样想的只是你一个人,梅洛——尼亚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始终是第二名的梅洛,无论如何努力也没能赢过自己。
虽然拱手相让或被人夺走下任L的宝座都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之内,但是尼亚从来没有觉得一直和自己竞争的梅洛很碍眼。

“这样好了,罗杰。L由尼亚继承,那家伙和我不同,冷静而毫无感情,让他去做那些无聊的解谜游戏吧。”

 尼亚完全没有为梅洛的厌恶所动。

“我离开这里,这个孤儿院。”
“!……梅洛。”

啊,终于说出口了吗?

“罗杰,我马上就15岁了。”

 自己一直想听到的,对方的败北宣言。

“我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下去。”

当然,尼亚并没有阻止他。

接近年尾的某个雨天,梅洛带着自己的行李,从“华米之家”,从尼亚的视野中消失了。

“尼亚……虽然很令人难过,但是,请你接任下一任的L。”
“我知道了。”

 第二天知道这个消息的罗杰深深叹息着,对尼亚宣告。
尼亚很清楚。
比起自己,罗杰更倾向于由梅洛来继任L。
梅洛是在棘手的“候选者抉择”难题中,相当出色的选项之一。作为L的候选人或许行动还有几分粗暴,但他有着成为L所需要的一切人脉能力。这正是尼亚所缺乏的。
在平庸的罗杰眼中,感情丰富的梅洛比起似乎完全没有感情的尼亚,他理所当然的偏向于前者。
因此,罗杰曾向渡——华米之家的创办人抱怨过,尼亚知道那次谈话的内容。
维护正义的侦探不能是那种像机器一样冰冷无情的人。
但是渡什么也没说,对罗杰的想法没有任何回应。
因此尼亚觉得,L一定和自己相似吧。
下任L非自己莫属。
梅洛的败北早已注定。

梅洛离开后,留下的尼亚得到了许可,能够使用L的个人电脑,并知道了关于那个电脑的情报。
那个电脑是特殊的个人电脑。
是这所孤儿院能够与L直接联系的唯一途径。
L向这台电脑定期发送讯息,并且,如果600小时,即25天内没有收到从L那边发来的讯息,则系统自动通知“L死了”。那是罗杰与L、渡之间不成文的契约。
这台有着重要意义的个人电脑中,作为资料的备份,也储存着L所处理案件的各种情报。
尼亚的目的正是这些情报。

 但是,或许可以说是个遗憾,关于基拉的数据除了非常早期的一些资料之外,几乎为零。
在基拉杀死了FBI调查员后的时间内,资料库一片空白。
看来想要知道更多的东西只能自己动手了。尼亚有些不耐。
只在这个时候他才有些后悔让梅洛离开的决定。
原本就是个家里蹲的尼亚对于脑力劳动相当擅长,但这种需要实地调查的行为则非常苦手。
两人的能力彼此互补,但从始至终谁也不认为他们两个会彼此合作。
能够跟上自己的只有梅洛。在十几位L的候选人中,2号和3号仅差一个数字,能力却是天差地别。
不过,聊胜于无。尼亚一边切断个人电脑的电源,一边在心里自我安慰。

 时间匆匆而逝,华米之家迎来了下一年的春天。
那一年的春天来得比以往要迟上许多。已经到了四月份,风中依然带着冰冷的气息。
尼亚所在的孤儿院“华米之家”,在表面上以天主教系的志愿者团体身份运营工作着。
建筑物的外表相当古老,但其中以最高科技的产物严密地设计了万全的防御系统。
那是为了保护下任世界王牌L的候选人所设立的安全措施。
尼亚是由于母亲和别人私奔,父亲吸食过量毒品死亡,而来到这所孤儿院的。这在他开始法律课程后成了司空见惯的案例
入学的同时被进行了智力测试——当然那时他还不完全清楚原因——之后被编入了特殊班级。
当时梅洛已经在读,之后成员几经变动,但始终保持着十余人的数量。彼此间身份跨度也很大,几乎找不到学员之间的共同点。
除了普通学校的全部课程,授课中还包括推理解谜活动,以及普通学校绝不会有的犯罪史与犯罪心理学的课程。
到了十岁,孩子们明白了。
自己这些人是特别的。
而且,他们的梦想是成为下一任的L。

但是现实很残酷。既有能力所限无法继续学习下去的学员,也有在L隐退前就不得不离开孤儿院的人。
因此,尼亚的继承不仅因为他的才能,也有一部分运气的成分。
在L被基拉杀死,梅洛离开孤儿院的现在,特殊班级的学生几乎已经公认了尼亚是他们的首领。

 “哎,尼亚。”

只有一个人用平常的态度看待着尼亚。
尼亚完全不理会背后人的招呼,视线依然停留在正在读的书本上。

“你又没去参加弥撒。”
“我得到了许可。”
“哈?他们已经默认你的行为了?”

那是同样身为L候选者之一的玛特。哦,现在已经不再是候选人了。

“我以前也不怎么去参加礼拜,现在当然还是一样。”
“但今天全部人员都被要求参加啊!”
“是吧,或许是因为谁死掉了吗?”
“那个……”
“总之我得到了许可不用参加。”

玛特很响的咋了咋舌。
他是L候选者中一个特别的存在,非常喜欢和人交朋友,和梅洛的关系也相当不错。
拥有良好的运动神经和体育成绩。
而且,他发现了梅洛离开孤儿院的真正原因。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他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梅洛和你的个性完全不同,他大概是去寻找对方,面对面直接决胜负去了。】

当然,尼亚并未对他的话表现出丝毫动摇,但是在内心也为对方惊人的敏锐而咋舌。如果他能够成为自己的助手,那将会成为相当大的助力。
但是,玛特恐怕会去帮助梅洛。他和梅洛是相当好的朋友。
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是笨蛋。
尼亚狠狠在心中抱怨了一句,继续翻着书页。

“尼亚!你也——”

那时,两人谈话的房间外突然传来大量女孩子的喧哗声,而且都是已经接近成年年龄,孤儿院中最年长班级的女学生们。她们此刻的表现和平日大相径庭,年龄似乎一下子倒退了好几岁,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尼亚由于噪音的骚扰皱起了眉,玛特拦下一个落后几步的男生询问女孩子们激动的原因。

“喏,今天的弥撒中有个极为罕见的存在哟!”
“嗯?是什么?”
“好像是游客啦。因为对弥撒的仪式感到好奇而前来参观的。这些女生都是去和他打招呼的,现在那边已经围的水泄不通了。”
“这么夸张?!难道来的是TV明星或是什么名人?”
“不是啦。但是,真的是非常难得一见的帅哥喔,女孩子们都快发疯了。”
“唉,一个个都是外貌协会吗?”

听着他们谈话的尼亚伸手按住眉心,开口询问。

“是游客吗?从什么地方来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不知道么……”
“我对男人可没有兴趣哟。”
“废物。”

身为同一学年的学生——那个男生却不是L的继承候选人——明显被尼亚所说的话激怒了,和玛特小声说着什么。

“暗中伤人是废物才会做的行为。”
“!!!”
“如果想要知道,那就自己去问问那个人吧,尼亚。”

玛特拦住愤怒的男生,对尼亚说道。估计尼亚不会亲自行动,他对女孩子们打了招呼。

“真的呢~!超级美型的帅哥呢!!!”
“是呀是呀,简直好像用水晶制成的王子殿下一样。”
“手指纤长又白皙。整个人也纤细的不得了。”
“简直会让人觉得他当男生可惜了那副美丽的外表呢!难得一见的美少年!!”
“应该是美青年吧。他不是过了20岁吗?东方人看起来普遍比较年轻呢。”

“东方人?”

对于激动的说个不停的女生阵容,连尼亚也感觉有些头疼,但他更在意的是她们提到的某个关键词。

“嗯嗯,是日本人。据说现在日本的大学在放春假,因此来到我们这边旅行的。”
“……日本人。”

 没什么异常的地方。但是——对于少见的神情凝重的尼亚,玛特也注意到了他的反常。

“为什么会来到这条街道?这里没有任何值得一看的名胜古迹。”
“就算这里没有,但是旁边的街巷可是很出名的旅游胜地啊。”
确实,临街的古街道在建筑学史上享有很高的知名度。

“而且,我们这里的教堂,不是也有着著名画家所绘的宗教画吗?为了这个来教堂也不是没可能的。”
“哎?我们教堂的镇殿之宝吗?”
“那是什么……”
“就在祭坛的一角。很小的那个——”
“圣母像。”
“嗯嗯,就是那个。”

“呐呐,你也去看那个人了吗?”
“他那双眼睛简直像宝石一样光彩夺目!”
“完全没有那些臭男人的粗鲁感觉呢!”
“肌肤也超光洁喔!”
“呀啊~!”

听到这些,尼亚起身离开了会话室。

“等等,尼亚。”
玛特追到走廊,总算赶上了他。

“尼亚,你在想什么?”
“……”
“回答我哟,下任L殿下”

狠狠瞪了玛特一眼,尼亚向左侧的长廊走去。

前方就是教堂的所在。虽然很古老,但由于并没有什么珍贵宝物流传下来,即使普通人也可以自由出入。那幅圣母像的存在也没有写在宣传画册上。

 “来自日本的游客。”

游客本身并不是罕见的事物。虽然这里不是什么旅游胜地,但是由于毗邻那条著名的街巷,也不是完全没有旅游价值。隔壁街道的游客经常顺路游览此处。而且,郊外美丽的田园风光,在广告宣传中也被作为避暑胜地介绍着。
这样有着悠久历史的小镇,十余年来东方的旅客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它似乎成为了一个交通中转站。
但是,现在这个时期,出现在这里的日本游客——

“那家伙或许就是基拉。”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