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书

韦白

 

很久不见飞鸟,

也没有一片树叶径直打在脸上。

这发了疯的时代,树木都成了

常青的灌木,跳出了季节的轮回。

 

如今,没有一件事真正让人欣喜。

墙上画满了古怪的风俗画,

仿佛我们又回到了重新识字的年龄,

全都跪在地上,幼稚地爬行。

 

这只是一场闹剧中的一个细节。

人人哀声叹气,只因股指的起落

如过山车似的癫狂。空气空前败坏。

一切严肃的东西,都还原为纯粹的

 

俗物,俗事。思想,已在铁盒子似的

空间中窒息。有人求神,

有人问鬼,有人渴望在梦中飞升成仙,

轻轻一滑,又落入人间的污泥。

 

“地球已全部僵硬”。那跌断的脚,

那纷纷下落的尘埃,那些被粉碎的灵魂,

依旧装点着这秋天的残山,

剩水。一切气数已尽,

 

仿佛末日。而帝国转动着它老迈的身躯,

像假装复苏的蚱蜢。我在这里书写,

就像一条语言的毛毛虫,沿着陡峭的

山路,顽固地书写一整座秋山的荒凉。

 

  • 引自布洛茨基《古典芭蕾》

 

2015-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