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一个论坛转 的 也不知道作者是谁。
温州人的想象力确实不错,我以为自己有些文字已具有飘渺又真实的现场感了,可以说颇有特色,偶然也看到温州的朋友某些文字也差不多有这种特性。 一个小白领居然敢和我比富?

今天夜色真美,月亮照耀着东洲的大地,人民路上霓虹灯闪烁,是如此的歌舞升平,祖国大地一片的欣欣向荣!我开着昨天刚买的布加迪威航,穿着一身昨天刚从意大利空运过来的名牌服饰,背着全球限量250个LV包包(温州只分派到2个,我一个,戴包包一个)拖着拖鞋带着小三,和昨天刚在某会所认识的小姐一起去酒店吃饭!
车刚到,一个老娘客热情的迎了上来,“老板吃饭啊,车停这里。”
“恩,不要找了”我随手抽出一张单百头,把车钥匙交个老娘客。优雅的转身大踏步的向酒店迈去。小三见惯了我的大手笔,不以为然,而KTV小姐我似乎听到了她轻微的“啊”了一声。
到了酒点,点了200多个菜,叫了100多瓶酒,我们3人开吃了。KTV小姐似乎还不太了解我的做法,弱弱的问了一句,“还有很多人要来吗?怎么多菜我们3人怎么吃?”此时小三以不屑的眼神鄙视着她道,“和我们牛总出来吃饭,都是吃一口,倒一盘,喝酒出来都是眯一口,倒一碗,少见多怪。”
“啊”KTV小姐这次的叫声明显比前次响彻了,“低调,做人要低调”我微微一笑,训斥我的小三。
酒足饭饱后,我正思量着要带2位佳人去哪里消费,然后开房双飞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们就点了怎么点菜,怎么要2000多?”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白领摸样的人在和酒店领班争吵。“先生,你的菜虽然不多,当时有条黄鱼在里面”领班这样解释。“那也不要怎么多啊?”这个小白领依旧喋喋不休。
此时我坐不住了,要知道我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这个人还想出霸王餐了?我走向前去,大声叱呵道“没钱来吃什么饭,吃了不想给钱啊?”
“没钱?哼哼,要知道我是个白领,我会没钱?可他的东西确实是太贵了”他回答。
这时我真的气坏了,我做梦都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居然敢顶撞我,更可气的他居然敢在我面前谈自己有钱?
“你年收入多少?”我恶狠狠的问道
“10几万”他居然不假思索的回答,而且似乎还很骄傲。
“哈哈,我大笑,我胎起我的脚,亮出我的拖鞋”平静的告诉他,他一年的工资还不够买我拖鞋上的38颗钻石任何一颗。
“我够吃够喝就行!”顶嘴,这个可恶的白领居然还敢顶嘴
如果说开始我还想教育下他的话,现在我已经完全的出离愤怒了。我终于拿出了杀手涧
“你房子多大,住哪儿?”我用眼神噔着他问到
“这,这,这,40平方,黄龙,”他小声的回答
“租的吧?”我又发话了
“。。。。。。”他回答不出来了,脸明显抽搐了,汗滴也涌上了额头,我知道他被我说中,想他这样的小白领,在伟大的祖国,是买不起房子,这点我很清楚,所以他似乎彻底的被我击败了
正当我想起身走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居然鼓足了勇气,弱弱的从从牙逢里挤出了几个字“那你有多大的房子?”
此时我已经赖的回答他了,我用余光扫了小三。她答道“三羊死地知道吗?就是哪个香提半岛,还有什么京都称,很多东洲的富豪为了一间房子都打的头破血流的地方,实话告诉你,那里的房子都是我们这位爷的!”
“啊”从服务员,到KTV小姐,甚至是眼前这个不识时务的小白领,几乎同时从他们嘴里发出了惊叹之声。刹那间所有的人都用极其崇拜的眼神凝视着我!
此时的小白领,似乎也意识到和我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慌忙拿出一只笔,撂起上衣,爬在桌上,希望我在他的背上签名。
当然了,对于知错就改的人,我是从来不吝啬我的墨宝的。
“开发商”我笔走龙蛇,一气呵成,写下了这分量十足的三字后,左手搭着小三的肩膀,右手摸着KTV小姐的屁股雄赳赳的走出了酒店。
身后传来了众人热烈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