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儂哩形容別人“愛講話、好管閑事、知影其事誌濟但是呣是攏正其”其時陣定用著一個詞tsi1 pih7,即個詞佇《漳腔詞典》內底寫作“膣佖”,即個考證是有一定說服力其,此外猶有人寫作“芝鱉”,講是芝山老鱉精多管閑事,這當然是亂使講,無憑無據其用同音字對號入座。

   今仔日,明筠擱聽著另外一個版本的tsi1 pih7,當然這亦是一個笑話,千萬[勿會]使當做正其,呣擱這是比“芝鱉”較好其兩字“鶿鱉”。安怎即個儂講是即兩其字?伊講:“所謂鶿鱉,著是呣是按常理來做事誌,安乃著是違反自然規律,鶿著是鸕鶿,鸕鶿是兩骹(著是講鳥仔),照講伊應該是生卵,但是伊是生只(胎生),鱉是四骹(著是講獸類)伊應該是生只(胎生),但是伊反而是生卵,這兩種攏是無按自然規律其動物,所以用因兩種其名來表示反常其物件,引申來講儂亂使來,無伊其事誌擱真愛共儂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