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深圳中心书城太奢侈了。只有一层,铺张开来,却是全亚洲(也许是全世界?)最大的书城。到深圳后当晚,与书城的几位老师吃了顿饭。全国做正规图书发行工作的,多是武汉大学的编辑专业毕业生,所谓的行业会,往往会变成同学聚会。
    二,当晚的见面会效果很好。我发觉,走到哪里,《读库》的读者几乎都是一个样子,安静,干净,拘谨又热忱,表情达意清晰而收敛。
    三,活动被我擅自延长了半个小时,然后大家安静地散去。我去尚书吧,见到一些昔日老友。我问,有“北漂”这种说法,有“深漂”这种说法吗?
    四,次日自由活动,我固定坐台,接一些散客。朋友陆续赶来,淡淡底探讨一下人生。《西伯利亚的理发师》有一句话,世界太大,缘分太少。
    五,梁由之携带其新出炉的《百年五牛图》前来。《百年五牛图》即将上市,惜乎林彪一篇只能存目。
    六,夜深时分,来深圳采访的几个北京记者赶到尚书吧,这里又相当于北京了。等散去时,我突然想到,这次来深圳,活动半径几乎不超过一公里。上次来深圳是非典爆发前,活动半径更小,还看了一场电影,《周渔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