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天有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就是“乍暖还寒”。昨天好象早上的时候算是零下了,听到好几个人都说冷。一方面是冷,一方面我现在骑车也不一定非要戴帽子。如果再来个成语来形容这个冷,我会说是“强弩之末”。我一直很想把成语词典放在身边,汉语的精髓就是能把大段的道理全部浓缩成四个字,妙不可言。
  上周六开了时隔3个月之久的读书会,也见到了新面孔。这个世界有的人靠谱有的人不靠谱,我尽量想往靠谱上面靠。虽然书没看完整,但也形成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这书就没白看。感谢大家有时间给机会让我说出个一二三。
  我现在就坐在电脑前看窗外,就能看到我20多年前出生的地方——八一医院。另一想,我看到的这个地方,每天不知道出生多少人,有去世多少人。我对医院没什么恐惧感,反而有一种亲切感。中药房我去玩过,西药房我去玩过,制药厂我也去玩过,甚至太平间我也进去玩过。消毒水的味道,蓝色的注射器也能想到。甚至有几个,只露眼睛看不见长什么样的护士我也能想起来,其中有一个怎么也找不到我的血管的护士,左手不行,右手也不行,到最后就是急得不行,只好讪讪地去请护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