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http://node1.foto.ycstatic.com/200802/02/6/19081654.jpg[/img]

  1989年的双城记。这两座城市是北京、柏林。
  
  1989年的北京,有高涨的理想、飞扬的青春、盲目的热烈。当那一切在高潮中戛然而止后,剩下的死寂中只有一声脆响——11月9日,柏林墙倒塌。西方世界的一个时代结束了,中国的新时代却没有随之到来。
  
  1987年出生的我却很牛逼的保留了1989年的部分记忆。我那父亲是个典型的北京人,任何热闹都不会放过。在喧嚣的长安街上,我骑在他的脖子上看着远方荡漾的人潮和飞舞的标语。这种姿势在北京话里叫“猴儿摞着”,念快了好像三个音节。我当然理解不了那些人在做什么,印象中的场景是天安门特有的红色城墙和青灰色地砖,衬托着飞扬的色块。
  
  大概十年后,我略略了解了那个日子代表的东西。这来自一本叫《1989'北京反革命暴乱纪实》的书,官方出版物。但是书外,每个人都对那件事保持着回避。不论是不是受害者,都喜欢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以至于后来听说了一个酸涩的笑话——中国人这样数数:61,62,63,65,66……
  
  最初觉得娄烨并无意触碰这个敏感的题材,片子还是叙述了个体身上的故事,而政治环境只是一个拉远的背景。这样的想法伴随了我前一部分的观看,并且让我对编剧和导演有些反感——故意把一段感情放到那么敏感的年代,显得居心叵测。但后来我改变了看法。余虹、周伟、李缇、若谷、甚至吴刚、那个邮递员和段奕宏演的男人,都有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气质——失落的理想主义、怅惘、迷失,甚至一点点的麻木和变态。他们彼此互相进入另一个人的身体,却仍然感觉不到爱情,只是为寻找一点虚假的温暖。这在60年代生人中不会有,在80后也不多见。在巨大的犬儒主义浪潮中,造就了这一批人独有的气质。
  
  单从电影上说,《颐和园》拍得不算好。性是显性主题,政治是隐性背景。但娄烨对这两者的联结做的明显不够。消除一切89年那场事件的符号,电影仍然是完整的。只是可能不了解那段历史的人会感觉这些角色莫名其妙,像一群滥交的病人。
  
  床戏占了巨大的分量,但是全部都压抑、昏暗、单调。这些元素或许是导演想表达的,但巨大的降低了片子的可看性,令我有时不耐烦地想快进。而叙事的节奏娄烨也没把握好。在大学宿舍里干了半个小时的戏后,剩下10年的事情用了几分钟的字幕和镜头就交待了。把电影拍成流水账的导演我还真第一次见。65年出生的娄烨现在应该是走在了年轻导演的边边上,放弃一点固执,增加些许理性和技术是他面临的关键问题。我们可以有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编剧,但导演还是要用脑子想问题的。
  
  很个人的化的一点,不喜欢余虹日记中大段独白。尽管这样的东西在很多电影中也不少见,但我还是认为,电影是用影像和对白去表达的艺术形式。需要解释的少部分,给出几屏字幕还是可以的。大段大段的旁白在纪录片中尚能忍受,放到这样的文艺片里,明显可以看出导演对于自己叙事能力的不自信。
  
  好了,我是一个电影的门外汉,也无意去像很多牛人那样分析摇镜在多少分多少秒那段的应用。作为一部文艺片。我更愿意用一个主观的整体感知,伴随着很多给我美好回忆的画面——自行车、标语、彩旗、黄昏的湖面、桨、大雨、暮霭笼罩的江面等等。
  
  柏林墙从未倒塌,它在那一代人心中高筑。

image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775616/

编剧: 娄烨 / 梅峰 / 英力
导演: 娄烨
主演: 郭晓冬 / 郝蕾

上映年度: 2006
语言: 中文
官方网站: http://www.ocean-films.com/video/unejeunessechinoise.htm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
又名:Summer Palace

imdb链接: tt0794374

  1989年的双城记。这两座城市是北京、柏林。
  
  1989年的北京,有高涨的理想、飞扬的青春、盲目的热烈。当那一切在高潮中戛然而止后,剩下的死寂中只有一声脆响——11月9日,柏林墙倒塌。西方世界的一个时代结束了,中国的新时代却没有随之到来。
  
  1987年出生的我却很牛逼的保留了1989年的部分记忆。我那父亲是个典型的北京人,任何热闹都不会放过。在喧嚣的长安街上,我骑在他的脖子上看着远方荡漾的人潮和飞舞的标语。这种姿势在北京话里叫“猴儿摞着”,念快了好像三个音节。我当然理解不了那些人在做什么,印象中的场景是天安门特有的红色城墙和青灰色地砖,衬托着飞扬的色块。
  
  大概十年后,我略略了解了那个日子代表的东西。这来自一本叫《1989'北京反革命暴乱纪实》的书,官方出版物。但是书外,每个人都对那件事保持着回避。不论是不是受害者,都喜欢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以至于后来听说了一个酸涩的笑话——中国人这样数数:61,62,63,65,66……
  
  最初觉得娄烨并无意触碰这个敏感的题材,片子还是叙述了个体身上的故事,而政治环境只是一个拉远的背景。这样的想法伴随了我前一部分的观看,并且让我对编剧和导演有些反感——故意把一段感情放到那么敏感的年代,显得居心叵测。但后来我改变了看法。余虹、周伟、李缇、若谷、甚至吴刚、那个邮递员和段奕宏演的男人,都有着那个时代特有的气质——失落的理想主义、怅惘、迷失,甚至一点点的麻木和变态。他们彼此互相进入另一个人的身体,却仍然感觉不到爱情,只是为寻找一点虚假的温暖。这在60年代生人中不会有,在80后也不多见。在巨大的犬儒主义浪潮中,造就了这一批人独有的气质。
  
  单从电影上说,《颐和园》拍得不算好。性是显性主题,政治是隐性背景。但娄烨对这两者的联结做的明显不够。消除一切89年那场事件的符号,电影仍然是完整的。只是可能不了解那段历史的人会感觉这些角色莫名其妙,像一群滥交的病人。
  
  床戏占了巨大的分量,但是全部都压抑、昏暗、单调。这些元素或许是导演想表达的,但巨大的降低了片子的可看性,令我有时不耐烦地想快进。而叙事的节奏娄烨也没把握好。在大学宿舍里干了半个小时的戏后,剩下10年的事情用了几分钟的字幕和镜头就交待了。把电影拍成流水账的导演我还真第一次见。65年出生的娄烨现在应该是走在了年轻导演的边边上,放弃一点固执,增加些许理性和技术是他面临的关键问题。我们可以有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编剧,但导演还是要用脑子想问题的。
  
  很个人的化的一点,不喜欢余虹日记中大段独白。尽管这样的东西在很多电影中也不少见,但我还是认为,电影是用影像和对白去表达的艺术形式。需要解释的少部分,给出几屏字幕还是可以的。大段大段的旁白在纪录片中尚能忍受,放到这样的文艺片里,明显可以看出导演对于自己叙事能力的不自信。
  
  好了,我是一个电影的门外汉,也无意去像很多牛人那样分析摇镜在多少分多少秒那段的应用。作为一部文艺片。我更愿意用一个主观的整体感知,伴随着很多给我美好回忆的画面——自行车、标语、彩旗、黄昏的湖面、桨、大雨、暮霭笼罩的江面等等。
  
  柏林墙从未倒塌,它在那一代人心中高筑。

最喜欢的一段插曲——氧气

对我笑吧 笑吧 就像你我初次见面
对我说吧 说吧 即使誓言明天就变
享用我吧 现在 人生如此漂泊不定
想起我吧 将来 在你变老的那一年

过去岁月总会过去 有你最后的爱情
过去岁月总会过去 有你最后的温情

所有的光芒都向我涌来
所有的氧气都被我吸光
所有的物体都失去重量
我都快已经走到所有路的尽头

对我笑吧 笑吧 就像你我初次见面
对我说吧 说吧 即使誓言明天就变
享用我吧 现在 人生如此漂泊不定
想起我吧 将来 在你变老的那一年

所有的光芒都向我涌来
所有的氧气都被我吸光
所有的物体都失去重量
我都快已经走到所有路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