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又见识了一个奇妙的人类,虽然过程不太愉快。

am5:00,在睡梦中被一阵汽车发动的声音吵醒。不爽之余也很无奈,人家有早起的自由,虽然那发动的声音在静谧的清晨不啻于惊雷滚滚。一分钟后,在发动;五分钟后,居然还在发动,我说老兄,正常人发动到这份上汽车还点不着火,都会明白发动机肯定出故障了吧?怎么你就这么锲而不舍呢?

我想他一定是个执着的人,发动不起来,就这么一遍又一遍地“嗡嗡嗡”地试,大有“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的架势。可朋友现在是早晨5点啊,谁像你起这么早,周扒皮吗?更可怕的是这仁兄的车一边发动,一边还间或发出类似爆竹燃放或汽车爆胎的巨响。“咣”的一声,停在周围的私家车立刻呜哩哇啦叫成一片,过了一会儿,那些警报器都偃旗息鼓了,又是“咣”的一声,于是警报器再次鬼嚎……其间这位司机同志一刻也没有停止尝试,仍然“嗡嗡嗡”地发动、发动、再发动。可见此人神经之粗,堪比电线杆,稍微胆小一点的人都会担心发动机爆炸的吧,都跟街边爆米花一个声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在这“嗡嗡嗡”“咣咣咣”的喧嚣中再次入睡。由于被打断了睡眠,今天7:30才起床,一番忙碌后,8:25分我走出家门。走到楼下,终于见到了这仿佛患了肺痨的车的庐山真面目,原来是一辆质量看起来不太可靠的小货车。此时更令我汗如雨下的是,这位司机同志仍然在进行着他的发动大业……

而我们小区外,左一排右一排有不下十来家修车铺。

好吧,人类可以神奇到这种程度,我也实在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