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多克街1019号有一所火车呜呜幼稚园,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
向八老爷的惠毛毛致敬
送给主编【和正太控?】
————————
往里走走了您呐!~

火车呜呜幼稚园的故事

派多克街1019号有一所火车呜呜幼稚园,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一 我叫惠毛毛,惠毛毛的惠,惠毛毛的毛
    来到火车呜呜幼稚园的第一天,老师会让每个小朋友站起来做自我介绍。惠毛毛揪着别在衣角的小手绢,咬了半天嘴唇,小声地一字一顿地说:“我叫惠毛毛,惠毛毛的惠,惠毛毛的毛。”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惠毛毛的头发,爆发出一阵笑声。惠毛毛却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瞪大了眼睛看着周围笑成一片的小朋友们。
    后来老师开始教大家写自己的名字。惠毛毛觉得那个惠字好难写,就自作聪明地索性都写毛毛了。可是连这两个简单的字他也写不好,总是歪歪扭扭的。班上写字最好看的巴小顿就总是嘲笑他,惠毛毛于是很苦恼。
    但其实惠毛毛最大的苦恼来自他的一头金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爸爸给他取了这样一个名字,但是在他小小的头脑里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名字是和他的头发有关系的。他的头发像爸爸的,软软的,金色的,毛茸茸的一层。现在小朋友们发现了他的名字和他的头发之间的联系,惠毛毛的苦恼就产生了。每天早上惠毛毛走进教室,总会伴着一阵嘘声,然后班上最淘气的孩子就带头喊着,“惠毛毛,让我们摸摸你的毛吧!”
    惠毛毛噘着嘴找到自己的座位。最淘气的那个孩子——惠毛毛的同桌刘小黑——就会瞅准时机倏地把手伸过来摸摸他的毛。每次他得逞了,就会笑着向看热闹的小朋友们挥挥手,露出嘴里一道明显的牙缝。惠毛毛很不喜欢这样。他不喜欢别人拿他的名字开玩笑,不喜欢大家都用油乎乎脏兮兮的小手摸他的头发,不喜欢每次都带头起哄的刘小黑。
    所以毛毛觉得隔壁班的大头哥哥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了。首先大头哥哥有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肥嘟嘟的脸蛋白嫩嫩的皮肤,跟同桌刘小黑一点都不一样。再者说大头哥哥见到惠毛毛从来不要摸他的毛,只是笑着说,惠毛毛你好,今天的衣服真漂亮,或者是惠毛毛你好,你的小手绢真干净。惠毛毛的小手绢都是自己洗的,衣服鞋袜也都是自己穿的,所以听到别人这样说他会很开心。而且大头哥哥有一支漂亮的小手枪,走到哪里都带着,连上厕所也不例外。午睡的时候就站在床上,举着小手枪,嘴里发出“突突突”的声音,装作射击的样子。惠毛毛觉得这样很威风很帅气。
    惠毛毛的爸爸工作很忙很忙,忙得要几个星期才回一次家,所以就把惠毛毛交给了他的舅妈。惠毛毛的舅妈——毛毛叫她豪妈——胖乎乎的,有三个下巴,肚子很圆很大。豪妈也要上班也要工作,所以只有周末的时候才能来照顾惠毛毛。平时惠毛毛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去幼儿园,一个人回家。他把家门钥匙用红绳穿起来,每天挂在脖子上,午睡的时候也不摘。他这么做不是因为怕弄丢钥匙,而是因为作为小朋友,能够得到保管家门钥匙的权利,实在是一件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情。
   
二 过马路要注意安全
    因为惠毛毛一个人住,家里又没有人做饭,所以惠爸爸会给毛毛留够零花钱,够他买很多很多好吃的。每天早上出门前惠毛毛就从花瓶底下拿些零钱,到街角的早点摊买一个八毛钱的炸糕和一杯豆浆作为早点。
    有一天毛毛晚起了五分钟,他匆匆忙忙地穿好衣服,挂好钥匙,冲出家门。买了炸糕,走过两个红绿灯,右拐,就遇到了从另一个方向来的大头哥哥。大头哥哥不吃炸糕。他手里拿着两个油饼和一杯豆浆,书包上还挂着他的小手枪。
    原来大头哥哥的家和自己只有两个红绿灯又五分钟的距离,惠毛毛这样想。
    大头哥哥刚啃下一口油饼,看到惠毛毛,又赶忙喝了一口豆浆,把油饼顺下去,然后抹抹嘴说,惠毛毛你好,你的豆浆洒了。
    惠毛毛觉得自己脸红了。他用小手绢擦了擦,跟在大头哥哥后面,向火车呜呜幼稚园进发。
    大头哥哥虽然被叫做大头哥哥,但他其实也只不过比惠毛毛大两个多月而已。而且他的头其实并不很大,只不过因为头发乱糟糟的一蓬,脖子又没有下巴长,才会显得头比别人大一些。但是因为他比别的小朋友吃得多些,比如毛毛吃一个炸糕的时候他就要吃两个油饼,所以他比一般的孩子都要粗壮。到了下一个红绿灯,大头哥哥吃完了油饼,在身上擦擦手,然后很坦然地拉起惠毛毛的手,带着他过马路。
    手被抓住的一瞬间惠毛毛险些被炸糕噎住。而过了马路大头哥哥又好像忘记把手放开,惠毛毛也就安静地跟着,一句话都不敢说。
    就这样一路走到幼稚园门口,刘小黑在院子里踢着石头子儿,大老远看到大头哥哥拉着惠毛毛的手,又开始起哄了。
    惠毛毛挣脱了大头哥哥的手,一溜烟跑到了教室里,刘小黑跟进来想要摸他的头发,但是他伸出来的手停在了半空。
    惠毛毛趴在座位上哭了。
   
三 钥匙不要挂在脖子上
    幼稚园放学的时间是下午5点钟,每天一到点,小朋友们就都趴在窗台上,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等着家长们来领他们回家。这个时候惠毛毛就一个人走出教室,踏上独自回家的路。
    那天下午突然下起了雨。惠毛毛早上出门时慌里慌张,忘记带伞了。
    幼稚园门口一辆很拉风很豪华的小汽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鹰钩鼻的男人,同班的牛安皮蹦蹦跳跳地,喊着我爸爸来接我啦,冲进了雨里。
    惠毛毛想起爸爸也有这么一辆车,是银色的,比皮叔叔的好看很多,开起来很快很快,惠毛毛很喜欢。可是惠爸爸很忙很忙,虽然他很喜欢也很疼爱惠毛毛,可他真的不能每天都来接他,或者花些时间陪他。惠毛毛也很懂事,他不哭不闹不乱跑,不惹爸爸生气,试着自己照顾自己。但是今天看到皮叔叔又开车来接牛安皮,看着牛安皮兴高采烈地冲出教室窜上车子,惠毛毛觉得鼻子酸酸的。眼看着小朋友们一个个地都被接走了,惠毛毛却不能回家,雨越下越大,天也渐渐暗了下来,惠毛毛心里着急,就哭了出来。
    没有人来接你吗?背后有个声音突然响起。
    惠毛毛用小手绢擦擦眼睛,回头,看到一个大头。
    你哭啥。来,我的小手枪借给你玩。
    我才不要呢。惠毛毛心想。早上就是因为和大头哥哥一起上学所以才被刘小黑嘲笑的,我才不要理大头哥哥。
    谁稀罕呀,我家里有很多呢。惠毛毛说着,向旁边走了几步,盯着院子里的水坑看。过了半天,教室的另一个角落传来了“突突突”的声音,惠毛毛好奇地回头,发现大头哥哥举着小手枪对着墙上的校长画像正挥得起劲。他觉得大头哥哥真逗,就盯着看了好半天,看着看着就忘记了哭,然后咯咯笑了起来。
    大头哥哥听到有人在笑,转过头来,瞥了他一眼,刚要说话,就听到老师在门口喊,隆大头,你爸爸来电话了,说他不来接你了,让你自己回家。
    大头哥哥吐了吐舌头,背起自己的小书包,走到门口,觉得有人在看他。
    惠毛毛,你不回家吗。
    我没有伞。惠毛毛用脚蹭着地板。
    我送你回去吧,我的伞可大呢。
    我不要。
    那你自己留在这儿吧。天要黑了呢。
    惠毛毛没有说话,他撅着嘴,看着大头哥哥撑起伞走进雨里。
    大头哥哥!走到幼稚园门口的时候大头哥哥听到有人叫他。
    大头哥哥,别丢下我一个人。惠毛毛把书包顶在头上,一路小跑着追上来。
    那个东西,大头指着毛毛胸前一晃一晃的钥匙,你一直这么挂着吗?
    是啊。惠毛毛钻到大头的伞下面。
    塞到衣服里去。我爸爸说,钥匙不能挂在脖子上,这样万一被坏人看到,就知道你是一个人在家了,他们会跟着你回家的。
    可是不挂在这里放在哪里呢?掉了怎么办。
    那这样吧,以后放学我送你回家。我可以保护你呢。
    真的吗?惠毛毛觉得很开心,这样以后放学就不用一个人回家了。他一点都没有发现大头哥哥话里的逻辑问题,觉得好像只要有大头哥哥在,坏人就不会动坏心眼了。
    好呀!于是惠毛毛和隆大头撑着同一把伞愉快地向家的方向走去。
   
四 刘小黑的秘密
    刘小黑本来不叫刘小黑,但是因为他长得比别的小朋友都黑,所以大家都喜欢管他叫刘小黑。他自己很不喜欢这个名字,一开始他还会和人家解释,说他的名字是刘易斯,但是小朋友们不管这一套,还是喜欢叫他刘小黑。后来他也就无所谓了。
    但凡表面上无所谓的人,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在乎的。比如刘小黑,表面上无所谓大家叫他什么,还是和小朋友们有说有笑,心里可是一百个不乐意。他觉得小朋友们这样叫他很不好,他觉得是看不起他。刘小黑要做一个叫小朋友们都看得起的人,所以他努力地练习写自己的名字,努力地大声唱歌,努力地做运动。这些都没有获得小朋友们的注意。所以刘小黑开始努力地捣蛋并终于引起了老师们的注意。刘小黑觉得自己离成功不远了。
    刘小黑的家境不是好,为了让儿子成为大家都看得起的人小黑爸爸省吃俭用,刘小黑也很知道努力。虽然有些调皮捣蛋,但是老师们都还很喜欢他。这是刘小黑的本事。
    刘小黑有个铁皮铅笔盒,破破烂烂的,外面生了锈,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铅笔头。很破很旧很丢人,但是刘小黑很宝贝它。虽然刘小黑经常欺负人,但是他也有被人欺负的时候。有一次马二狗和罗四宝偷偷把他的铅笔盒藏了起来。刘小黑上厕所回来发现铅笔盒不见了,急得大哭大闹,就差在地上打滚了。他不顾小朋友们的反对,翻遍了所有人的东西,没有找到铅笔盒,就把所有桌子都掀翻了。直到老师听到动静跑过来,刘小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陈述着事实,喊得嗓子都哑了,惨兮兮地,老师们也没办法啊,就问小朋友们是谁干的。刘小黑的同桌惠毛毛觉得他很可怜,于是偷偷地告诉老师,他看见罗四宝举着马二狗把铅笔盒放到书架顶上去了。
    惠毛毛在老师的帮助下,踩着小板凳,把铅笔盒拿了下来。刘小黑一拿到铅笔盒就打开来检查了一遍,看到里面有块雪白雪白的香橡皮,也顾不得满脸的眼泪鼻涕,就咧着嘴笑开了,露出了那道牙缝。
    惠毛毛却在旁边叫了起来。
    呀!刘小黑!你怎么这样呀!
    小朋友们听到叫声都围了过来。老师问,怎么啦。
    惠毛毛说,那块橡皮是去年刘小黑从我这里抢走的!我一次都没舍得用呢!你看,上面还有我的名字呢!
    老师拿起橡皮一看,真的,橡皮的包装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毛毛两个小字。
    刘小黑,你怎么拿人家橡皮啊。
    我……我……
    刘小黑皱皱鼻子,没哭。
    写你名字就算你的啦!这橡皮是我爸爸买给我的!我愿意写这俩字儿不行么!
    刘小黑,你真坏。我不理你了。惠毛毛扭头走掉了。
    小朋友们围成一圈张着大嘴看着,因为不管是刘小黑拿了惠毛毛的橡皮并完好无损地保管了一年,还是刘小黑在自己的新橡皮上写了惠毛毛的名字,又或者刘小黑有一块写着毛毛名字的橡皮这件事本身,都给了他们一种新奇的感觉。小朋友们想要起哄,巴小顿已经咧着嘴准备喊了,忽然刘小黑猛地推开人群跑了出去,大家看到他的脸色,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小朋友们的记忆是很短暂的,所以过了几天,大家就把这件事忘记了。
    刘小黑的香橡皮,就成为了他的小心呵护的秘密。
   
五 砰砰砰和啊啊啊
    隆大头的那只玩具小手枪,是阿包哥哥给他的礼物。那次拼写比赛隆大头拿了99分,虽然他是全班分数最高的那个小朋友,但是因为毕竟扣掉了一分,隆大头很不高兴。这种心情持续了好几天,阿包哥哥觉得再这样下去隆大头会因为不吃饭而变瘦的,所以有一天吃早饭的时候他就问了,大头呀,哥哥送你个礼物吧,你想要什么?隆大头想也没想就说,我要你的玩具手枪。因为他也觉得,像阿包哥哥那样举着玩具手枪在院子里的土堆跑上跑下嘴里发出砰砰砰或者突突突的声音是件很威风的事情。阿包哥哥很心疼那把小手枪,但是他更心疼隆大头,所以他想了一下,同意了。隆大头开心地一口气把自己那杯牛奶都喝光了,嘴唇上带着牛奶胡子,灿烂地对阿包哥哥笑笑。然后他从椅子上蹦下来,举着阿包哥哥的小手枪,兴奋地满屋子乱跑。
    现在刘小黑找麻烦找到隆大头身上了。刘小黑因为拿自己的小气枪崩坏了幼稚园的玻璃,老师很生气,于是把他的小气枪没收了。没有了小气枪的刘小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兴风作浪都没有以前带劲了。他就想到了隆大头的那把小手枪。所以现在刘小黑和他忠诚的好朋友苏苏堵住了刚从厕所出来的隆大头。
    隆大头那么宝贝那把小手枪,怎么可能让刘小黑把它抢走呢。于是在刘小黑好言相劝隆大头宁死不从几个回合之后,刘小黑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动手。争来争去小手枪从隆大头的手里滑了出去,顺着楼梯滑到下面,砰地磕在墙上,坏了。
    刘小黑见状赶忙带着苏苏逃离了现场,留下隆大头抱着小手枪的残骸抹鼻涕。
    回家的路上隆大头一句话也不说,惠毛毛看到他的小手枪不见了,就问,大头哥哥,你的小手枪呢?
    隆大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从书包里掏出坏掉的小手枪。
    啊!惠毛毛叫了一声。是谁把你的小手枪弄成这样的啊!
    还能有谁,刘小黑呗。
    这个刘小黑。我们以后不跟他玩了。
    隆大头叹了口气,把小手枪收进书包。
    哎,大头哥哥,我家里也有很多小手枪。我送你一把吧。
    不要,我的小手枪是阿包哥哥给的。别的我不要。
    那……你去我家玩玩嘛。
    你们家有什么好玩的。
    我们家啊,好玩的东西可多了。
    于是隆大头就被惠毛毛骗回了家。
    惠毛毛家里真的有好多玩具,什么大富翁游戏棋啦,塑料小士兵啦,还有会下蛋的铁皮鸭子啦,能开门的玩具小汽车啦。隆大头每样都摸了一遍。
    这么多呵!
    是啊。都是爸爸给我买的。想到爸爸惠毛毛有些伤心。爸爸说有空就带我去公园玩那个遥控船呢,可是他一直没有时间。
    爸爸们都是这样坏的。
    不,我爸爸对我可好了。
    对你好还不带你去玩。
    惠毛毛没有话说了。
    门铃忽然响了。惠毛毛从小床上蹦下来说,哎呀我差点忘了,今天我舅妈要来。
    你舅妈?隆大头从来不知道惠毛毛还有个舅妈。
    我舅妈可凶了。惠毛毛吐吐舌头,开了门。
    我按了多半天门铃啊!你个小兔崽子!耳朵聋了吗!……给我拿拖鞋来!……喂!这个野小子是谁啊!见了人也不叫……哎呀呀呀进门连鞋也不换!脏死了脏死了!弄脏了地毯你帮我洗吗!……
    豪妈,这个是我同学……
    什么同学!不许带同学回来!臭小子!快走快走!没看见我们要开饭了吗!豪妈说着系上围裙,骂骂咧咧地进厨房去了。
    我……我看我还是走吧。隆大头拿起小书包。
    不好意思哦。我舅妈真的很凶吧……惠毛毛挠着头。
    哼,等我修好小手枪,我就来砰砰砰给他几下,他就啊啊啊……
    隆大头学着射击和中枪的动作,把惠毛毛逗得笑弯了腰。
    哼哼,三个下巴的坏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隆大头得意地继续着他的表演。
    小兔崽子!怎么还不走!
    隆大头吐吐舌头,冲惠毛毛眨眨眼,一溜烟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