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成都的晚上,会时而大风时而大雨,吹到房间里面的都是夏天的空气,现在呢,在做一个方案,然后循环放的是黄小桢的《大溪地》,今天一次性下了黄小桢所有的专辑,发现了很多首以前找了很久也没找到的歌,原来是黄小桢的,当中就包括这首《大溪地》,想来,真是找了好多年了。

潮湿的地 雷阵雨 沿着想你的边缘游戏
曾经 听到的 那只是 那只是 划过的云
我还可以 闲荡 焦虑 清醒屋里没有你
约好住在漏水的公寓 一起接雨和拖地
等天放晴 到大溪地 或在家里
你看我睡醒也许阳光透过玻璃上凝的 水滴
好安静 不需多说一句
潮湿的地 雨不停 靠着我 有没有你
远远的承诺 是真的 是真的 是你所有的表情
我还可以 合上眼 想起 忘记落空没关系
靠着我 不可能忘记

就算是副歌反反复复,怎么也听不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