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县回来一周了,可这个周一就被抓去评标,知道周四晚上才回来,这期间,手机被缴,不能自带任何上网设备,简直快要被闷死……。
        昨天晚上,胖子在陪领导喝酒,居然在深更半夜给我发了十几条诉苦的短信,直称累的不行,害我不断地给他安慰和打气。看来这帮老兄弟日子真不好过,得找个时间把他们找出来喝台酒,好好开导开导,好好指点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