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来了印度的新货。

猛地想起了《茶馆》里常四爷的那句:“唉,连鼻烟儿都得打外洋来!”

看了最近陈林的博客,心里更憋屈了。我已找到蒙古王府版《石头记》的货源了,美人和大头你们来问我吧~~

不寻思红楼了,直接进入花间。《花间集》里收的的温庭筠,简直……简直让我膜拜

image

注:飞卿《酒泉子》 
花映柳条,闲向绿萍池上。
凭栏杆,窥细浪,两萧萧。
近来音信两疏索,洞房空寂寞。
掩银屏,垂翠箔,度春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