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课:回向
       
神气的孩子,气愈足而行愈深
你东游西逛,心里有数
最后一个走回课堂——
人生的功课,未知真义,却早已开始
在身心,前世余影观照当世
放任游荡的身姿,感召你近邻的玩伴
校园屋舍,和未来愁喜
知道吗?每一个浪子的功课,都是庄严的
不管你是否心有惦记,是否在迷雾中觉察
回家之路,是否正在回家的路上
每一个生命的功课,都相同
无论你,现在何处,无论你,去往何方
生生不息,只为回向万法之海,你的如来藏
你是否保持神气十足?你是否还要浪荡不已
听见了吗?晨钟暮鼓已加倍密集地交响


臧棣评读:
       此诗的语调,像一口大钟被敲响后发出的阵阵的回声。它让我想起约翰邓恩的名言:丧钟为谁而鸣?如此雄辩的语调,一方面诉诸的是我们对于世间真相的洞察,并基于这种洞察发出最清晰的警示和召唤;另一方面,也是最难能可贵的,这种召唤又重新变成我们理解人世的一个新的起点。此诗的主题,表面上看,有点旧。但我仍然为诗人在浪子与回归之间嵌入的那个词“功课”而暗暗吃惊。某种意义上,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游荡,确实很像一门功课。如果它以前不是,但它现在变得越来越像。所以,就像这首诗暗示的,无论世界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们面临的最根本的问题依然是:倾听到真正的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