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说起春天,就会立刻想到许多绿绿的、崭新的、甚至温和的东西,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想出一头鲜血淋漓的猪头,以抵抗我毫无自我的想象。这时候风悄悄地吹过来,它是个彻底的阴谋家。他把我的猪头弄绿了,变的一点也不像猪头,接着无知的孩子们开始歌唱它,我拿他们没办法,只好咬咬唇,以便使自己从无聊中抽身而出,继续前往朋友的葬礼。

《之歌》

奶奶死后
我很伤心

我的爸爸
还没有死

我希望他死的时候
我可以站在他身边
看着他死

他现在还活着
可我一点也感觉不到
他正在等死

现在知道了
跟没知道一样

我爱他
因我活着

爸爸也爱我
所以我还希望
他会先于我死

死了
应该就是
没了

2006-4-3

《春风》

丙戌年三月
无须
借耳
借鼻
和长袍袖子

油菜花儿
胡乱开

有时很想
抓个姑娘
回家
洗洗

更多时候
继续忘掉你们

独自
春风

2006-4-3

《春天、赞礼抑或无聊》

当我说起春天,就会立刻想到许多绿绿的、崭新的、甚至温和的东西,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想出一头鲜血淋漓的猪头,以抵抗我毫无自我的想象。这时候风悄悄地吹过来,它是个彻底的阴谋家。他把我的猪头弄绿了,变的一点也不像猪头,接着无知的孩子们开始歌唱它,我拿他们没办法,只好咬咬唇,以便使自己从无聊中抽身而出,继续前往朋友的葬礼。
我的这位朋友可能还没有死,如果死了,那是再好不过。即使没死,也总有死的一天。可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我该去到哪里找我的这位朋友。我感到很苦恼,但并不孤独,孤独只是无聊的人对不美好的东西进行流行音乐式的怀念罢了,它同样会把我带进无穷的无聊中去。
我只是很苦恼,这苦恼就在我的肚子里,我能触摸到它,感到它正在迅速生长,挤压我的内脏,所以很疼,令我窒息。这时候我看到死亡正向我招手,我有点兴奋,我越接近它脚步就越塌实,我甚至再也不敢回头了,身后的恐惧让我一头砸进了它。

2006-3-29

《油菜花》

别人赞美你
我也想赞美你

可等我洗净身子
满怀智慧地站在你面前

那个扛着锄头的邋遢妇女
早已把你赞美得遍体鳞伤

你还假装蒙在鼓里
等我来无病呻吟

200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