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还是到了上海,住进一个很大很老的小区。
早起,隔壁楼门口摆了一地敞开的鞋盒,里面是各色发楞的皮鞋,我也愣了...侧侧脸,路对面,一个中年上海男正拿着鞋刷、鞋油认认真真打理着某双皮鞋。 哦,这就叫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