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也许是自己一个人住的原因,我的语言能力在大幅度的下降。于是我也开始常常自己跟自己说话,来维持语言能力。我看过新闻说,有个人独居,然后有一天一个探险队来到他深山的家里,他热烈的欢迎他们的到来,可是却张开了嘴巴,不再会说话了。他虽然听的懂同为人类的探险队员的话,可是却自己无法说话,去了医院做了检查才发现,整个发声器官,已经彻底衰竭,要想恢复,只能用物理疗法。所以说,太久不说话,真的会丧失语言能力。

而我现在又不太需要说话,出门就把iPod戴上,与别人不需要交流。越来越多的地方采取了自助消费,基本上店员不会过来打扰客人消费的。除非有什么问题需要解答,招招手,店员们仿佛从隐身到上线般出现在面前。我每次消费的地方大多数不需要有conversation。因为我自己也是个懒惰的人,没必要的谈话绝对是拒绝的。去吃饭,就自己拿menu来看来点;在书店也不需要有人来介绍,明明写的很清楚,原文小说一点也不能找到;买衣服也不用店员,几乎每种款式每个size都会有一件挂在外面,拿自己穿的来试就可以了;去Auchan买零食啊买生活用品啊,或者去IKEA买家具买蜡烛买台灯,都完全不需要店员的存在。惟独需要他们的就是收银的部分,不过我也只是把信用卡递给他/她,然后在他/她递回来的收银条上面签上Evan Fu而已。

当然这些都不管Versace的事情。我有一瓶香水,我上班,出去玩,见客户,谈事情都要喷上一点。一身无味现在已经代表着整个人也是平淡无味的,想做个有趣的人的我,必须得督促自己。选来选去这款深海香氛的Versace真的很适合我,我自己也很喜欢。可是就在前几天一个不小心,它就坠落在地上摔个粉碎。毕竟陪伴了我有达半年之久,我拾起碎片,明明剩下三分之一的香水,现在在残渣里只剩下六分之一。我把它放在那边,只好当作空气清新剂来使用。来我家的朋友,发现我用范思哲的EAU FRAICHE来做室内香芬,肯定要说我也奢侈的太over了。

作为一个有sense的男人,只好再去选购一瓶香水。刚好打碎了,那么就借由这个契机来换一款来用用看吧。可是到了mall的店面前我才惊觉:与香水专柜的店员必须要有conversation!我就有些胆怯了,我走进去晃了一大圈,自己拿着香卡闻了又闻,可是店员们的嘴唇一直一张一合,我心想如果我还不把耳机拿下来,也太没礼貌了吧。可是我又真的很不想跟他们对话,所以我就拿了两张香卡自己回来做比较,然后改天直接去买就好了。我想走古怪点的路线,Paul Smith 的 Story 味道还不错,很奇怪,很特别,不会让所有人都喜欢,不过肯定让经过我身边的所有人都记住。

总的来说,我真的很苦恼,为什么没有一家专门卖香水的超市呢?这样就不用我跟店员们conversation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