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image
我也不觉得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选取的封面就不好了,端详着很素朴的,当然纸样排版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只是就封照而言。
广西师大的装帧就不敢苟同了,不知何意,这面封的设计,算腰封吧,好比裙腰拉到了心口上,算封套吧,又好像缺了领子和肩头,尤是这蓝蓝的划的一点儿也不好看,每一页还用这蓝给框了起来,看起来实在不舒服。
文章也没多大意思,叫什么四手联弹呢,也就是把两人的文章集在一起也不用起这个名字吧,除了贺拍摄的那些照片、章挑选的那些插图,就没什么好看看的了。
可是。。。且慢。。。昨儿才发现这么简单的一本书还是删节本,哦,应该说是删节让他简单了,想想也是,冲着章、贺的名头去买的,当时还想有出版社在如今环境敢于合出他俩的书真是不容易呢,早该明白过来的。
有善心人作了牛津版、广西师大版的比照和补遗,http://ishare.iask.sina.com.cn/f/8108498.html,一看还真吓一跳,刀子真厉害,把有份量的几篇通通删去了,还搞了一些(根据前后文)简直让文意完全颠倒的缝缝补补,看得我一惊一乍的,怪不得先前会觉得他们在说些无聊的话呢。
如:

 195  7年夏季,报纸上登出父亲的言论。其中有这样一条:“还是半部《论语》治天下。”(广师大版,P184,《学<论语>,说孔子》)
 一九五  七年夏季,报纸上登出父亲的反   动言  论。其中有这样一条:“毛   泽   东还是半部《论语》治天下。” (牛津大学版,P170)

不久,朱  德另住去了。(广师大版,P115,《我看到了洪堡大学》)
不久,朱  德有了德国女友,另住去了。(牛津大学版,P102)

陈公晚年,遭遇浩  劫,工资停发,存款冻结,他所住的中大寓所——东南区一号楼被大字报覆盖。临终前,他的眼角不断流泪,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广师大版,P227,《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
陈公晚年,遭遇浩  劫,工资停发,存款冻结,他所住的中大寓所——东南区一号楼被大字报覆盖,四周架上高音喇叭,昼夜不休歇,轮番广播批  判他的文章。后全家被赶到四面透风的平房,直到折磨致死。临终前,他的眼角不断流泪,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牛津大学版,P239)
而且关于罗 隆  基那篇,正好是连奏,前一篇是贺去了罗的老宅子发感怀短信给章,后一篇章写自己在医院看病,黯然消沉,收到这条短信,回忆又一发不可收。

唉,删删删,这样的残肢断臂出版他作甚,不少善心人为出版社鼓掌,出总比不出好吧,徒唤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