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我的私生活。

家有阁楼作书房。一日,聊起陈思和师的书房叫黑水斋。小卡或许是想起了他爷爷的书房冬青书屋,便说我们也可以给小楼起个别号。我说我要考虑考虑。

半个月后。“我想好了,我们书房的名字叫栊翠庵。因为你老也不回家,所以我在此地带发修行。”

(其实我心中想的是馒头庵,得趣,得趣……)

(算了,反正某人也没有看过红楼梦)

“那,敢问师傅法号?”

虽然被问得很意外,但我一秒钟也没有犹豫。“ 法号美女。”

“美女法师……你好。”

“美女法师……用斋了。”

“美女法师,您的法号有什么深刻含义没有?”

“这个自然,羊大为美,女则是汝字少了三点水。”

“就是去上了个厕所回来吃羊肉?”

我终于“……”了。

 

好笑吗?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