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云:秋乏。这个词精辟地形容了我现在的精神状态。

 

由于太乏了,导致我每天精神恍惚地回家就要赶紧睡觉,连逗猫啾儿的精神都没有,更别说写博客了。但是,我相信这种状况不会延续太久,因为十一大假即将来临,鲜活的大闸蟹也要上市了!不过我看手机报上说,大闸蟹涨价了,这个消息让我的心情低落了很久。

 

因为最近都是半死不拉活的状态,所以我完全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在豆豆过生日的时候,送给她一篇博客作为生日礼物。完全忘记。

 

豆豆上上个礼拜六,请我们去了“长城脚下的公社”,做工老粗糙、价格老高档的一家在水关长城边上的别墅酒店,豆豆订了一个别墅,里面有六个单独的房间,邀请了我、蛋蛋、菜花、小奥、千千和默默。

 

刚刚进入别墅区的地方,有十几个国际知名设计师设计的别墅,据说中看不中用,完全没法住人,只能参观。后面的几十栋别墅,有大通铺系列、竹屋系列和红房子系列。我们住在大通铺系列,因为其他系列竟然都被预订满了。大通铺系列的特点就是,没有任何特点。

 

老外喜欢住红房子,我们旁边就有个红房子,能够透过毛玻璃,隐约地看到一个女老外在洗手间里洗澡,我都不好意思了。

 

吃饭之前,我们在公社里转悠了一圈,走到最里面,是SOHO潘总的住宅,据说周末才会有人。这是一座灰色外墙的深宅大院,里面有两只狗,非常凄厉地哀号着。宅子里,静静的,除了狗声看不到人烟。我们趴在门上,从围栏使劲往里看,看到有人放出来两只非常大的白色的狗。菜花惊恐地说:“可能一会儿大门突然就打开了,然后两只狗冲出来咬我们。”住在这里难道不怕闹鬼吗。

 

晚上我们在屋子里打麻将,这套别墅很大,里面堆了我们8个人还觉得很宽敞,搞得我都不敢一个人回房间去上厕所。我想起一毛夫妇两个人买了700多平米的房子,立刻觉得怎么那么恐怖呢,房子里多出一个人来都轻易不会被察觉吧。

 

那天晚上我打麻将的手气好得不得了,我、豆豆、菜花和小奥打麻将,蛋蛋打游戏,默默加班(真是太不幸了),千千发呆。小奥号称要一卷三,结果上来我和豆豆、菜花各胡了一把,小奥几乎一直到第十把才胡牌。之后我的牌路一直很顺,一直打到两点多。

 

其实我本来还想打下去的,反正呆着也没事干,结果菜花诈胡了一把,她立刻觉得自己的状态不适合继续打下去了,于是结账。我们成功地三卷一。随后小奥声称,自己的钱都放在车里了明天早上再付。话音未落,人已经决绝地窜入了房间睡觉。听到这个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这可能意味着,一个晚上的辛苦钱,即将打水漂了。

 

说回我们的主人公豆豆,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也!随着她小baby的一点点长大,我慢慢的意识到,这个曾经和我们一起玩闹的小姑娘马上要做妈妈了!这真是一件天大的事情,有时候想起来会让我眼泪汪汪。在这个金秋的九月,让我们衷心地祝愿豆豆在明年生出一个健康可爱漂亮的乖宝宝。奉上豆豆婚礼时的照片一张~

image

追忆似水流年,我们真的都老啦~~~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