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现在

以至今后的生活

包括性生活

都是由她姐姐

安排的

 

这对一个

坚定的

自由主义者来说

真是莫大的讽刺

 

而更大的讽刺

是她

欣然接受

乐此不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