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为记协的演出赶了个小品剧本,用写话剧的手法写的,一时兴起,洋洋洒洒竟超过了十分钟的量。很久不写东西手有点生,就像好久不骑车好久不打球一样,但是也不至于捡不起来。所谓内练筋骨气,外练一层皮,只要筋骨没断真气还在,擦破点皮终归是不打紧的。剧本里调侃了一下百度和腾讯,也捎带着戏谑了雅虎搜狐和网易,这一下子开罪了五大网媒,要真是较起劲来,我怕是在这行里没得混了。
前夜打牌,通宵达旦,手风奇佳,龙和七对司空见惯,连小概率的捉五都连连上演,还胡了一把十三幺,赢得盆满钵满。昨天原本要去北大,香港某90后歌手签售会,然而及至临行,主办方却发短信临时取消了对媒体的邀请,实是不靠谱之极。
上周去了趟国展的图博会,偶遇白烨老师,正为卢新华的新书发布造势,于是拿了本书,上前很给面子的装了回粉丝索了个签名,其实我对卢新华真是一无所知,阿弥陀佛,惭愧惭愧。没看过作品也不好瞎评论,只能说老卢的字还是不错的,至少拿出去也像那么回事,不似有些只会在键盘上敲打的作家,连自己的名字都画得歪七扭八的,看半天也不知他签的是中文英文还是火星文。国展虽大,但熟面孔无处不见,想来这个圈子也就那么一亩三分地,纵使江山代有才人出,却也不是每一个都能领得起风骚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还是那么几个,未必都是不同的。
再往前叙,就是北展的北京电视节了,群星云集,也不过是走个过场。在《十二生肖传奇》的展台,在宣传画册上看到饰演猴的演员正是浙版《西游记》里孙悟空的扮演者费振翔,便随口和同行的朋友说用他演猴还挺节约的。这话并无恶意,一是启用自己公司的艺人本就是经济之举,二是小费刚演了孙悟空,到这剧中演猴也顺理成章。然而我身边的一个中年妇女立刻就沉下脸来,质问说何为节约,是舍不得投资还是舍不得花钱了,还不断冷嘲热讽,说什么要节约,你也可以去演戏了。我正欲与之理论,却被边上一朋友拉住,说这是片方的一个副总,犯不上与她较劲。但我真的想不通,这年头,节约难道成为一个贬义词了么?莫非我应该说这部戏真铺张真浪费,她就高兴了?另外我想说,哥就算是个演员,也是你请不起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