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http://hzdaily.hangzhou.com.cn/dskb/html/2009-02/25/node_131.htm

致歉:同是七月派,同受牢狱之灾,贾植芳不仅挺过来,还在狱中自学德语,这份善处逆境的从容与旷达,令人起敬。他曾自述:“我自以为自己不是一个‘左派’作家,我更是一个‘江湖派’作家。”

——经读者提醒,贾先生并未在狱中自学德语,学德语的是绿原。按语乃编辑疏忽,未作仔细查证,特此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