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太单纯

有的时候想太多   你到底想要怎样 你想不变吗 你想长大吗? 最近喜欢上了问自己问题这种交流方式。 记录 在澳洲真人部落看来 是对人类本身大脑记忆力的亵渎 我试着用琐碎的无规律的记录 来逼迫自己记得 流过的日子 也许在回忆的时候 眼睛的角度,四周的光源已经不同 拼命的追逐,散碎这回忆 无非是想抓住些什么     孙桑的婚礼主持人很贫嘴,我很讨厌。 无论如何婚礼也不要这样的主持人。 发现自己得生活的要求也满多。 婚礼上来说,不要贫嘴的主持人,不要主持人说什么‘还没让你亲呢,别着急’之类的话。
我们已经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