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給領導匯報,有時不回,有時回,皆要揣摩其真意為同意、否決、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等各種情形。
    如果是當面,可能會以哈哈大笑或者“知道了”答覆,皆同上。
    看奏摺御批,貌似乾隆也常有“知道了”三字。這三字,亦同上。
    果如此,匯報者當以皇上立場,想想他有什麼為難的地方。有些事情的是非曲直很簡單,但由於各種具體因素,皇上不便公開表態的也常有。這時,便要下面辦事的臣工發揮主觀能力性,替皇上考慮周全了,然後辦出讓皇上滿意的案子來。
    且說,更有另一種情形,可能是皇上惱了,但又不便發作的。那便是“留中不發”。

    “留中不发”是皇帝把臣下的奏章留在宫禁中,不交议也不批答。出处:“四月癸未,奏未央宫,留中不下。”(《史记·三王世家》),“既有言及辅臣之章,亦尽留中不下。”(《明史·钱一本传》)“昔英庙易储,某实有疏谏,留中不发,君他日幸物色之。”(清·吴骞《拜经楼诗话》卷三)。
  “留中不发”相当于美国總統的“口袋否决权”,俟國會休會,總編將兩院通過的法案裝進口袋,即不批準也不否決,令其自行失效。

    明朝有一個規定,就是大臣不輕易上奏章,凡上奏章必有重要急迫的事情,皇帝就要趕緊批示,不論同意、不同意,還是部分同意,總要有個結果。但是,萬歷皇帝卻將大臣奏章“留中”不發,就是既不批示,也不發下,而是擱置一邊。沒有皇帝的批示,事情就不能辦,整個中央機構,幾乎停止運作。上自尚書,下到知縣,缺員得不到補充,辭職也得不到批准,使得衙門無法辦公。大學士、首輔葉向高,章至百余上,結果,還是兩個字:不報,就是沒有回音。
    萬歷皇帝將“留中不發”發揚到了極致,但這畢竟是特例,更多的領導,是將這一招用作正常官場的,并非真的像萬歷那樣毫無興致。
    如若碰上留中不發的情形,那多半是領導不閱了。同樣,要從他的角度考慮下,是否有難言之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