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在火星

◇韦白

 

假装在火星:一片灰蒙蒙的所在。

没有任何可看、可触、可爱、可仰望的东西。

空气里飘着淡淡的霾。每天重复的生活,

就像大海的浪涛,总是不停地翻滚,向前,

仿佛总是向前,却又始终停在原地。

 

假装在火星。生活里没有了人,

只有类似人的器官猪,和长着女人脑袋和胸脯的

狼犬兽。你再也听不到人的声音。

只有金属在磨擦中发出的异响。只有器官猪的

咕哝,或者狼犬兽的嚎叫。

 

假装在火星。没有了植物。没有了动物。

飞鸟已远远地飞过了大海。

世界的多样性消失,地平线上空空如也。

只有一座座废弃的建筑,如山峰般在黑暗中

枯坐。只有一道又一道的深渊,从脚下裂开。

 

假装在火星。我已不知饥饿为何物。

我只是往肚子里灌一些有机物

或无机物,以维持身体基本的运转。

我的身体上长出了厚实的可以抗紫外线的皮肤,

我的脑袋里挤满了各种商品的信息和交易的密码。

 

假装在火星。时钟停止,在任何地方

再也不知道几点了。天地倒转。

夜与昼不再分明,黑与白已衍生出无数的中间色。

所有的理论,所有的书,一齐失效。所有过去的

大师,只剩下一个疯疯癫癫、满身污秽的形象。

 

假装在火星。一望无际的是浩渺的黄沙。

太阳像一块过时的烧红的金属。空气中布满

无数的黑洞。所有的光线都已弯曲,所有的呐喊

都已无声。天上的神仙望着尘世的造物不再怜悯,

他们匆匆飞过,就像宇宙中那些遥远而陌生的星球。

 

2015-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