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菠萝同志这几天在勤奋地打一个叫做“虚伪的轮舞曲”的游戏,嗯,讲的是原本是王子的影武者的面瘫脸小受,托正牌王子陛下(美貌女王受啊啊啊)阵亡的福,爬上正主的邪恶故事。(喂你概括的好像和情节有出入)

这个游戏的人设灰常灰常的有爱啊~~~~~!
云集了各种英俊大叔美貌男青年邪佞流氓奔放小正太和活泼萝莉,敌方人物尤其让人看得口水潺潺……-////-
唔,附带敌方元首大头一份………
image

咳,话说此游戏的另一个美好之处是可以选择杀掉女主角,这个设定是如何的来之不易,但凡深受“好容易看到两小哥有点进展忽然画面就挤进了女主角的大脸从此主角迈向了BG的深渊”之苦的同志们均能体会,俺就不多说了……

唔唔,那么言归正传,这次详细介绍俺们很好很强大的男青年,安赛姆陛下!

image

安赛姆,男,风华正茂的23岁未婚,某联邦中心少主,外表斯文纤细……然,和外表完全不符的是他那颗躁动的心啊~

他根本就是个调戏之神嘛!!!

第一次见面时,他就紧握着主角的手(也许)说:啊,赛鲁迪克啊,叫我安赛姆殿下真是太见外了,我们可是曾一同在原野驾马奔驰的挚友啊!(我好伤心好伤心呀)

然后美貌女护卫立刻吐槽说:说起来的话,好像是一直被少主硬拉着到处乱转哟

安赛姆一击失败,继续顽强洗脑:呀呀,不要多嘴啊,莎夏。安赛姆可能已经不记得了,昔日的回忆里总是充满着美好的事物呀。

【唔……因为你的王子陛下已经死了嘛,可怜的安赛姆君。】

这语气之哀怨,非常像那啥,当初陪人家看月亮的时候还叫人家肖磌田的嘛……

不过这或许是久别的重逢,于是案发当时菠萝没有在意,然过了几话,情节成为了安赛姆君被关押在大牢里等待营救,俺分别派遣主角的贴身护卫凯【忠犬,虽然只有22岁可是看上去分明就是大龄男青年了附图image
和马卡斯【色狼,27,正真的大龄青年附图image顺带说一句他的必杀技叫做“这就是爱吧?”】去营救他……

他他他居然还根据不同的对象有完全不同的调戏台词啊!!!!

马卡斯的情况

马:- 噢,在这种地方啊,安赛姆殿大人。
安:-谢谢你,请帮我解开这条绳子……
马:-没问题……呃呀
安:-已经解开了嘛。看看看,手腕都被勒红了!真是的,加古拉特那个大贱人。竟然有捆绑男人这种恶趣味!

马卡斯他乡遇故知泪流满面,连忙应和道,“赞成!顶!”
然而安赛姆同志顷刻又化作大好青年一枚,平静道:“你干嘛表现的那么激动……”

啊啊唉唉明明是你调戏别人,不要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好不好~~~~

到了好同志凯那里,他又……

凯:-在那里的是安赛姆殿下吗?
安:-是啊,还算我命大。
凯:能站起来嘛?
安:-如果站不起来的话,莫凯殿下你肯背我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这看人下谱的恶人!利用忠犬攻的善良想就地压倒么!!!

然后,此人的政治立场也相当鲜明。

安赛姆同志有位美貌的贴身护卫,很没有新意的默默暗恋着少主……然人设却很恶毒地写着“觉得安赛姆和自己很亲密,而且只有她本人这么想。”

你根本就没戏啊姑娘!

打劫大牢后此女泪汪汪扑上说安赛姆殿下啊当初怎么可以一个人留下来,安赛姆一脸正直地说,啊,谁让你是我……很重要的……部下呢,啊,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咳!安赛姆君你太有领袖风范了!这不就像小胡同志说的,“韩国是东北亚很重要的国家”一样嘛!是很,不是最……

并且问题是……东北亚根本只有棒子国,安赛姆根本只有此女一个护卫,于是中心思想根本就是【不重要】了嘛!!

---------------------分--------------------------

然后然后,这里这位也很有必要介绍一下!

image

人设嘛……

“不管怎样的话,还是叫哥哥的话我会高兴的哦”

老先生这样对LOLI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