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S大会上,偶遇的H老师跟我说:中国的政府热爱创新,但意识形态控制太紧,会有碍创新。我很困惑,意识形态的控制,会有碍文学艺术领域的创新,然而,科学,又有神马关系?然而,这几天发生的两个故事,让我明白了。
第一个故事,发生在AAAS大会第一天中午的一场新闻发布,我错过了它,会后,听人慢慢说:有一帮科学家,发现了一段基因,把它插进著名的H5N1,那病毒就变得可以通过空气传播了...这是个太过危险的发现,学界自动地把这项发现汇报给了美国的国安部,国安部商量了一两周,认为文章可发表,但相关序列的关键部分需要抠除,一般的存档文件中,涉及到序列内容、关键操作的部分都需要涂黑,由Science和Nature杂志联合发表这项发现然而。就在人们正忙碌把关键部分涂黑的时候,WHO获知了这条消息,他认为,这样的发现对于检测H5N1的病毒变异,从而促进全人类的健康非常有利,而对于这项技术被恐怖分子利用的危害可能,WHO决定进行一次安全评估。就在今天中午,Science宣布了他们对这件事情的处理,等待WHO安全评估的结果,届时,将会遵循WHO的建议,全文发表相关的研究。而在这个过程中,相关的科学团队已经自发停止了相关的研究,等待WHO的评估结果再决定,未来的研究方向,以及,哪些部分是不能碰的危险研究。
——好吧,这就是科学界的自制能力,即使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监管,大家自然地会避开那些弊大于利的危险研究——很难想象,如果,从一开始,美国的安全局就宣称不能对H5N1进行研究,会出现怎样的结果。
而第二个故事现在还没有进行完,我会在明天去参加Frans De Waal,也就是写《黑猩猩的政治》的那个老头儿的演讲。他把黑猩猩当做人类社会进行研究,还从黑猩猩研究到人类道德的起源,都是些离经叛道的事儿...却踏实又好玩儿。hohoha, 听完黑猩猩,再过来把这故事完善起来吧。

http://www.nytimes.com/2012/01/21/science/scientists-to-pause-research-on-deadly-strain-of-bird-flu.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