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看footy,公司赠的票,约了大学一个同学一起。我们两个都是上班挂msn的,每天都看对方亮着,偶尔搭话,但是墨尔本一东一西,我去她那里公交要接近2个小时,说起来我们也有接近好几个月没有看到对方了。正好借这个机会见面也好。

约好在Southern Cross 车站的巧克力店见面,结果我的车晚了,还差2站的时候她已经提前到了。等我跑过去的时候,她买了咖啡在等我。心里叹口气,其实经常和我一起的朋友倒真未必了解我。不过好意难却,直脖子倒进肚子里,又买了杯奶昔,直奔赛场。

两边队伍各18人,在一个4倍足球场大的赛场上面,36个帅哥打4场,一共80分钟。另外每队还有4名替补,比赛往往也超过80分钟,因为加时,补时的原因。

第一次在这个体育场看footy的比赛,又是前排,确实感觉很好。尤其像我们这种不看内容就看热闹和帅哥大腿的。我同学一边看一边啧啧称赞“你看这个腿”。超级文静一姑娘,事实上比我还色,乐坏我了。

我的恶心得不行了的数码相机再次让我有种想杀人的冲动。不开闪光效果很好,但是一片模糊,开了闪光,就一片漆黑。非常之郁闷。曝光补偿了那么多,还是不行。

这姑娘的丈夫晚上跑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宅男一个,本来想问他是否也要来的,可是人家一点兴趣都没有。后来问是否喜欢看音乐剧,连连摇头。。。哎,看来摩羯看人很准的。他当初是我的同学,可是从一开始我就很不喜欢他。果然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啊。。。

回到家10点多了,洗了洗就睡觉。本来觉得很累的,想着应该没什么事情,还在庆幸,心想下次只要喝了咖啡high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事实证明我高兴太早了。

半夜做了一个梦,我给送进医院里面,躺在手术床上,迷迷糊糊的,问医生,怎么了?医生说,你不是来生孩子的么?我大汗,不过也懒得管了。就给医生说,你自便,我先睡一会。然后就睡过去了。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觉得有人摇我,睁开眼睛看,医生说,好了,我们要把你推回病房了。我说,好,你们处理,我再睡一会,好困。

就又闭上眼睛。后面的事情就完全不知道了。

今早起来眼睛肿得和金鱼一样,头疼得要裂开。用热水敷了一下,勉强把眼睛的肿消了一些。多花时间刷了两层睫毛膏,好歹把昏昏欲睡的状态掩盖过去,又差点因为这个错过火车。

办公室,4个人加上我就来了两个。老太家狗病了,今天送医,不能来。另外一个姐姐家里出了点事情,今天抱病说头疼。Emily 上了半天班,早退了。就剩我一个。。。忍耐。。。头疼。。。

有客户打电话,我说。。。she's not in today, ring back tomorr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