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月,你知道么?
我开始过正常人的生活,用正常的思维想事情,一切都变得不正常了。
一些若有若无的音乐轻轻飞起,随手撕裂一张阴晴不定过去,然后可以崭新的微笑。
你说,我的微笑里藏着一千个谎言,随便描述过去是怎样的快乐。

几天,几月,也许几年也一样,在月的眼睛里我是个孩子。
也许我仅仅是需要一个拥抱,却不能够,就把大把的希望撒满文字。
一个人走在一个人的路上,不小心路过月的愿望,月色里的白花簇拥绽放。
我喜欢看着你,月照千里去南方,南方从此不快乐。

月光轻柔,我要将自己勾引,你笑着说这个企图很纯洁。
我看着你的眼睛,折射的目光,习惯用下半身思考的夜晚有些寂寞。
烛光是点燃了你温柔的注视里时间,看你自然的笑出声音来,原来两个人也这样寂寞。
让我变卖自己,请你享用这一场不等价交换带来的晚餐,总希望可以找到一些味道。

你来诱惑我吧,虽然我之于你像你之于我一样一无所值,但是我期望你来。
我佝偻着身体,爬上你丰盛的乳房,被欺骗着睡去,被大片大片的幸福离弃。
月,记得来看我,看我快乐或者不快乐,都已经无所谓了。
月,记得来看我,看我自生自灭的诗歌,划破了你的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