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苗第一次回国时两岁。带他在商场卖玩具和儿童用品的底层里转悠,专柜里的一位大婶进言:“给孩子买双鞋吧,天气冷了!” 其时是十月,上海的秋天温度等于挪威的暮夏,树苗还光脚穿凉鞋,而身侧的小朋友们莫不毛衣外套地裹着,无怪商场里老阿姨们看着可怜。

给穿得厚似乎也是老一辈集体潜意识之一。树苗一岁时我妈来挪威探亲,六月天,每天第一件事就是给树苗添衣服,穿袜子,生生把光脚阶级变成有袜阶级。平时树苗午睡,脱外裤,不给盖被子。外婆安排树苗午睡,不脱外衣,给穿上小被子,往往捂了一身汗,最后总结:,“你看树苗眼白是蓝的,就是受风了。喷嚏,鼻涕,咳嗽,可是受寒了!” 我说:“那他一生下来就受风了!您给他穿穿脱脱的,这喷嚏鼻涕就是就对体温变化有反应了嘛。”

无怪一个在国内当儿医的朋友说,现在小孩生病没有冻的,都是捂出来的,消化道疾病没有饿出来的,都是吃撑了。

老话说,养儿“三分饥与寒”。我觉得也不尽然,还是信任孩子自己对饱暖的感觉比较好。不过每次去挪威朋友家作客,底线都会受到新的冲击。图拉家的夏天别墅在岛上,屋前对着海,有片生满杂草和荆棘的山坡。我们去她家玩,不到两岁的她穿着尿布,光脚在坡上乱跑。比她大几个月的树苗,穿着裤子和鞋子,和她一起跑。我提心吊胆看了半天,终于是去看(一声)着两孩子玩了。后来图拉干脆把尿布拉下来,光屁股在草从里跑。父母也不以为意,和我们继续谈笑风生,纹丝不动。

挪威人观念里,儿童就是小动物,有自己的本能,就应该和自然浑然一体。幼儿园里,小孩子在沙坑里摸爬滚打。“唐僧进去,沙僧出来,小开进去,瘪三出来”。 回家鞋里面往往是满满的沙子,放澡盆里一放,每次洗澡,盆底也多少会有些沙子,有时澡盆水面还能冒出许多小树叶来。嘴里鼻子眼里的沙子也不少。和老师说,老师嘻嘻一笑,说:小鸟也吃沙子阿。这时候就对孩子很感抱歉,怀胎时没多备一个嗉囊。

不过真以为是自生自灭的放养,那也错了。每个季节,幼儿园都给家长拉个单子。秋天要带:连身户外服,雨衣,套鞋,羊毛袜子,手套,雨天手套,薄帽子,脖套。冬天要带厚的防水户外连身服、羊毛衫、羊毛保暖裤、羊毛袜子、冬鞋、多套替换的防水厚手套、额套、冬帽、连脖套暖帽。

开始树苗带的是围巾,老师和我说:小孩子活动,围巾不安全,还是脖套好。这脖套和我们小时候带的假毛衣领头差不多,作用是保护喉咙不受风。

image

冬天换羊毛的连脖套暖帽,又轻又保温,外面再带上羊毛帽子,零下几度还可以在外面玩。也有厚的连脖套暖帽
image

暮秋和初冬,额套就很管用。挪威人很注意太阳穴、额头、耳朵上方和后脑勺这一圈的保暖,虽然挪威人未必懂穴位经络,但是长期露天活动经验告诉他们,这一圈保护好了,就不容易受寒伤风。

image

连体服,防水保暖,材质也很轻便,适合户外长时间活动。脏了拍两下,或者拿湿布擦擦又干净了。 平时就挂幼儿园个人柜子里,除非泥水里滚过,一般都不需要拿回家洗。有些牌子好的大概一两千一套,不过物有所值,因为孩子大了,还可以半价卖掉。许多挪威人宁可卖二手好牌子的连身服,也不买便宜的新衣服。

image

羊毛内衣和羊毛袜子也必不可少。羊毛内衣又薄又保暖,穿了羊毛内衣和连身服就可以去零下几度户外玩,连毛衣都不必穿。羊毛透气,出汗了也不会糊在身上。 当然太冷也不行,不过一般过了零下十度,也不让孩子们出去玩了。

雨天更是节日。孩子们都在外活动,连身雨裤,外套,帽子,雨鞋,冬天加上胶手套。

image

总体来说,树苗很少感冒生病,我觉得和合理穿衣以及大量室外活动有关系。严寒阴雨都不是敌人,而是可以共处的伙伴。

同样的衣物,在国内很难买到。 开始想也许是温度气候的差异,可是淘宝上各种儿童防寒服和雨衣也不少。粗看款式都很漂亮,但是追究起来,总难找到同时满足耐脏、防水、适合大量活动、透气等方面的衣服。在材质和功能性上都不甚讲究。似乎设计和生产者还是为了讨家长欢心,没有真正把儿童的喜好和需求放在第一位。当然这只是短短搜索几次的印象,并不是严谨周全的考察结论。

曾听到朋友讲爱的箴言:
爱里没有忍耐,爱便肤浅 。
 爱里没有宽容,爱便狭窄 。
 爱里没有尊重,爱便专制 。
 爱里没有信赖,爱便短促 。
 爱里没有了解,爱便痛苦 。
 爱里没有交流,爱便死亡。

爱里没有了解,爱便痛苦,这句在照顾孩子衣食住行时最写实不过。逼着孩子吃饭穿衣,双方都痛苦,可能是父母并未了解孩子当时真正的需要。了解孩子的需求,细心照顾才不会让自己和对方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