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说他认为自己很幸福。于是我追问:
“你为什么觉得幸福?”“你对我发飙算怎么回事?”“我发现你老是玩同一款游戏许多年了,不腻味?”“你不是觉得我picky得难以接受吗?”“一直很幸福还是偶尔?”“你忘了你抱怨过不公平的”.......

他根本回答不上来。最后,搪塞说:“可能我的幸福点比较低!”

我一般不去考虑自己是否幸福。幸福这种高级词汇,也少用为妙。

于是路易问:“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幸福吗?”

这个问题难倒我了。

这是一个伪命题,我坚信。

他细细数来。“你看,你有一个好老公,你应该觉得自己幸福。”“再说,好多人都不如你呢,你应该觉得自己幸福。”.......

越听越不对路。

幸福难道要靠比较?我不认为“比较”有价值。我从不比较。诸如工作,工种,收入这回事,我不纳入看人的标准范畴之中。

——————————————
今天早上,宝宝和奶奶出去晒太阳,就剩我一人在家中收拾,完毕,坐在沙发上,给M发短信,“在漂流的浮生里,有遥远渺小的牵引,有永恒不变的目光”,那一刻,看到初冬的阳光照进大厅,我有片刻的思绪游离,那短瞬之间,有轻微的难以名状的况味,但,不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