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大奔写的“年终小结”了,突然也心生感慨。

以前听别人说,20-25岁的日子如电光一闪、倏忽而逝,08年,是我人生的第25个年头,亦是我感到进入20岁之后,最最混乱迷茫的一年。

 

至今都不敢再细想年初的那次感情风波,我深知大半年过去了,自己仍然不能完全释怀。有朋友说,现在的我,自信感不如以往,连眼神都比从前飘忽不定。我知道这是实话,也清楚这一切怨不得别人,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而对于他,我一直都想说,我从心底里感激你对我的好,真的。你曾经说我不相信你,其实,我不相信的是我自己。在感情上,我还是心有胆怯和不安,而未来的那条路,似乎也在自己不停的犹疑面前,变得模糊不清了……

 

感情方面没缓过劲,时间却一晃就到了下半年,9月时,我被告知自己要从《传真》调动到《家长》,且这一过程,还折腾得颇有些戏剧色彩。我不用避讳对《传真》的热爱,甚至是依恋,也不用掩饰我对新工作的忐忑和惶恐,以至于发生了在1001办公室公然哭成泪人的“丑事”。而到了《新家长》之后,由于一直干的是纪录片、专题片,从来没有跑过新闻,我也确实显得处处捉襟见肘,跟不上节目的快节奏。曾经一向对电视专业信心满满的我,现在却有些许气短和无措……

 

而让我最来不及应付的,还是要算11月体检时,让所有人咋舌的血压值。在医院待了一个星期,在家休息了十来天,现在,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去医生那里报到。以前自称生病从来不吃药,现在就连医生开毒药,我也都乖乖下咽。有人说,这药一旦吃了,就停不了,一吃就得一辈子。每每听到这样的话,就打心眼里心疼我的小肝和小肾,想到我还信誓旦旦,立志30岁之前生个娃,如今也不免有些忧心忡忡。一直觉得自己很健康,还是个营养模范,到头来成了药罐子,真是挺讽刺而无奈的事。

 

尽管08年是天灾人祸不断,大事小事一箩筐,但终究还是平安地过来了。住在医院里的一个星期里,我躺在病床上想了很多,这一年,确实于我而言,算是不怎么顺利,不管是在身体上,工作上,感情上,都发生了一些改变,并且这些改变让我措手不及,难以招架。甚至于对我本来的自我认知、原先的价值观念,都带来了冲击,使得我这一整年,都觉得矛盾重重,进退失据。大奔抬爱我,说他一到难以抉择的时候,就会想到我,还扣了一个“睿智”的高帽子让我戴。换做以前,也许我自己也觉得受之无愧,因为原本我总认为自己看了很多书,足以洞察世事,并且能把道理说得头头是道,在情在理。而当一些事发生之后,我突然发现有些道理,我仅是一知半解,甚至只是嘴皮子上的空话,并没有真正领悟与内化。生活,也并不是靠嘴上说说,就可以过得充实,而不留遗憾的。所以,现在,我承认我这一年中的平庸与不成熟,坦然我这一年里的痛苦与挣扎,直面我目前的无助和忧虑,这些都是08年给我的馈赠。

 

如今,不似以前那么多话了,博客也不常写。不过,这不代表我停留在原处。人生需要我用更多的心思与时间,去以身体之,以血验之,所有的迷惘与自我怀疑,我也权当作是体悟过程中,一段必经的荆棘,痛苦是必然的,所以要甘心承受。

 

感谢一直在我身边的人,一年过去了,你们还在,真好。也特别感慨于今年重新联络上的闺蜜周燕,以及良师益友怀谷哥哥,还有那些小学、中学的同学,能再见到你们,真好。用一句话与亲爱的们共勉——勇敢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