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棋魂》,早有所耳闻,但一直没有看。原因很简单,我是动漫白痴,所览作品屈指可数,而且多半是类似于《樱桃小丸子》等幼儿级启蒙等级,惭愧惭愧。
然而,很早就知道他,那应该是在一档动漫节目中,惊鸿一瞥,便根深蒂固。那一刻,牢牢地记住了他的名字。从此之后,对《棋魂》一无所知的小白四处叫嚣标榜着自己是他的粉丝,弄得周围人汗颜乍舌。直到有一天,旁人忍无可忍,责令我去补习动画全集——这已经是去年夏天的事了。
古语说:“食色,性也”。我从来都不避讳,初见他,实为其美色所迷,气韵所惑。待到看动画之时,我眼里便容不下他人,只为——藤原佐为。

一个人,总会有固执己见的事物。佐为必定是这样,早已深入骨髓和灵魂中的对围棋的热爱,让他义无返顾地毁弃了自己的生命,亦让他的灵魂沉浮千载。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执念,让佐为的灵魂在棋盘上放浪,我难以体会。只记得他曾经在一个下雪的夜晚感慨过,“虽然千年过去,,世界上某些事情依然不变。雪……和棋盘上的热战……到了如今,棋子拍落的声音,依然震撼我心……”
现实生活中,我们不断放弃着原本不愿放弃的,改变着原本不想改变的,直到面目全非,苟延残喘,生无可恋。而在看《棋魂》的日子里,每每闭上双眼,我脑海中隐隐浮现着那个身影,雪白的狩衣,飘然的长发,一把扇轻掩面颊,一身平安时代的遗风,穿过千年的岁月,只为追逐着围棋盘上的一句惊叹……

有时,会揣想着140年前,虎次郎的生活会是什么模样。佐为说过,虎次郎是因为他而存在的。我想也是,佐为借住在那人的身体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下棋,没有惊涛骇浪,曲折坎坷,即使本因坊秀策的一生在别人眼中是如何的一段传奇,也都抵不过那份知足的幸福。
他的要求如此简单——下棋,下棋,一局局的厮杀,一场场的较量,直至“神之一手”的境界。
那一世的故事总要结束的,短短的数十年对于佐为来说,恐怕只是指缝间的事。留着不舍和遗憾,他再一次静静地等待着,下一世的邂逅,然后,再下一世……希望无止境地蔓延,理所当然。

这一次,他等到的,居然是一个对围棋一无所知的孩子——进藤光。
故事,有些荒谬地在一次次小打小闹、吵嘴抬杠、讨价还价中,悄悄地续写。
如果,时间能倒回,佐为会选择与小光相见吗?他会把自己的围棋技艺倾囊相授吗?他会甘愿一次次站在小光身后吗?
我想,一定会的。宿命,如斯;佐为对围棋的挚爱,更如斯。
冥冥中的天意不可违逆,有些结果是在一开始就能隐约预感到的。所以,很小心又很敏感地触碰每一段情节,为之笑,为之哭,为之感动,为之怅然……
看《棋魂》时,常常会为佐为而感到莫名的酸楚,不仅仅是他失落、伤感时如此,即便他笑,他生气,他撒娇,亦然。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所以,直到最近,才恍然,只因两字——寂寞。
佐为的寂寞,如此深重。一朵千年之魂,在另一度空间中穿行,与世隔绝,无可逃脱。除了小光,没有人能听得到他说话,没有人能感知他的存在。他只能依靠小光的身躯,去观察,去表达,去对弈,去接近所向往的至高境界……然而,这个小小的身躯,如何理解又如何承载他穿过的千年时光?毕竟是不更事的孩子,佐为的许多心事,忧郁的,落寞的,感慨的,小光都不曾注意,即使察觉到,以他的年岁,恐怕亦是不知,不懂。在他眼里,佐为仅是一个对围棋疯狂热爱,整天吵闹着要下棋的家伙。
正因如此,对小光,始终抱有怨念。
很羡慕他,甚至嫉妒他,因为佐为在他的生命中出现,像个长者一样教导他,又像个孩子一样陪伴他;佐为手把手地把精湛高绝的技艺向他传授,两年之间让他从门外汉,变成了职业棋士;他耳濡目染着佐为对围棋的执着,他的未来因为佐为的出现而光芒万丈……塔矢父子、绪方、和谷,以及无数棋手,都难求与SAI一战,而小光,每天与他形影不离,时时相伴,日日指点。小光,你知道吗?这是何等幸福的事啊!
也是这让人艳羡的幸福,让我会忍不住厌恶他。因为,佐为给他的是所有的关怀,甚至是自己的灵魂;相比之下,他所能给予佐为的太少。我知道,小光只是个懵懂的孩子,也知道,佐为的离去是必然之势,更不会责怪他想要自己下棋的意愿,但看到他每次不回头地往前走,看到他任性地和佐为吵架,看到他对佐为的反常无动于衷……我无法不讨厌他……

“总有一天,我要抹掉塔矢脑中的佐为!”
“现在,我每天只能和小光下棋。过去,我曾和不同的棋士下过风格各异的棋局,以藤原佐为或者本因坊秀策的身份,数以千百计的棋局,至今能深刻地印在我的脑中,甚至是那棋子冰冷的触感……没有实体的事实让我深感痛苦。不,能遇见小光,我就该感谢上苍,不能再自私地要求其他。”

“这让我想起了和秀英对局后,海王的老师说的话……他承认了我的实力,我自己的实力。”
“总在一起,永远在一起。一直以为我永远不会死,会伴随小光一生。而且小光死后,我会再寄居在棋盘里,等待在下一个人的心中复活。现在仔细想想,这也未必……不,不是担心自己的时候,首先要做的是守护小光。”

“别那么自私!你就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你自己说的嘛,你有的是时间,你不用着急。即使我死了,你也可以找到下一个人附身,不是吗?我可不想让你再惹麻烦了。还是等第三个被附身的人让你下吧。”
“小光,难道你不想让我再下棋了吗?”

“笨蛋,这个时候还耍脾气,我要开始对局了。我知道你的感受,可是……这个机会的确是千载难逢。”
“对不起,我只是想在这里坐一会儿。”

“找上我,是你自己的错误。”
“神啊,告诉我,为什么我会附在小光身上?小光的成长的确很快,能教他下围棋,让我感到自豪,并带给我快乐。可是我呢,我自己的围棋呢?我恨这样的存在。通过一盘不能亲自下的对局,是无法达到棋神的层次的。如果不能领悟‘神之一手’,我在此处又有什么意义……小光,你再也不让我下棋了吗?”

“你又在那里杞人忧天了,跟个傻瓜一样。你在世上已经待了千年了,还说什么傻话。你该不会想用这招让我同情,在那边任性要求吧。”
“神啊,为什么留下的只能是小光,而我却只能消失。我无法压抑自己,妒忌小光拥有光明的未来,但也不仅仅是如此。我不想,跟小光分开。我是多么地不想分开啊。对不起,小光,我就要离开你了。”

小光,很多年之后,你会不会还记得起自己曾经对佐为说的这些言辞?而这些佐为从没有说出口的话,你又能不能有所体会?我多么希望,在当时,你能体察到他些许的心情,或者能偶尔回头注意到他的黯然神伤,哪怕万分之一也好,哪怕一次也好。至少能给他多些的安慰和满足。

是的,如我所料,佐为终会离去。在小光睁开惺忪的睡眼时,他已悄然地消散,无影无踪。
对小光有所释怀是在这之后,看着他一路寻找,陪着他流泪。
他在秀策的故地搜寻着只有他能看到的白色身影,在一次次不战而败后引来旁人的不解和质疑,在和伊角对局之时恍然大悟泪流满面……我想,这时的小光,也许方能感受到佐为的那种不与人知的寂寞。
他再也望不到坐在棋盘那一边的幻影,再也看不到身后执扇而笑的鼓励,再也听不到那人用或温柔或稚气的声调,对他说,“小光,我们下棋吧”……他的悔,他的泪,他的思念,从此,只与他一个人有关。
“我不要了,不再说想下棋了。所以,神啊,拜托了,回到从前吧。回到和他相遇的那最初的一刻,让时光倒流吧。”
有诗云:“人生若只是初见”。
“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佐为。”
“佐为啊?你真那么喜欢下棋吗?”
“是啊。”
“很想再下?”
“是啊!”
“真抱歉,我可不想下围棋。”
…………
“你就不能找其他的人附身吗?”
“恐怕不行。”
“哎……”
“哎……”
“不过,偶尔下下围棋也行……”
…………
“现在你该满足了吧。”
“恩。”
“那回家以后要帮我做历史作业哦?”
“没问题。”
…………
——初见,那一场惊艳,那一行眼泪,那一局对弈……
很钟情于第一话中最后一个镜头,小光和佐为奔跑在银杏林中,金色的夕阳照在他们的笑脸上,停格……
人生,若真的只是初见,那该多好。
可偏偏,爱别离。
两年,仅仅是两年,转瞬即逝,宛若流水。只是,一旦成为记忆,它就变得如此厚重,这两年,会胜过小光一生中任何一段时光,或者说,两年,便是一生。

“佐为,你为什么要消失呢?你不是想要一直下棋的吗?为什么还要消失呢?我完全不能理解!你消失的时候心里的感觉是怎样呢?很悲伤么?还是像现在一样带着笑容呢?如果是面带笑容的话,我还比较安心。”
是啊,小光仍旧不懂,但他终究会懂——“为了联结遥远的过去以及遥远的未来,我为此而存在。”他其实已经有所领悟,命运是怎样周而复始却又不复重合地前进着。

写到这里思绪已经一片混乱,佐为是活在小光的围棋中也好,小光是继承了佐为的心愿也好,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
看《棋魂》流过许多泪,全是因为佐为。惊于他的笑貌,感于他的执着,服于他的胸襟,悲于他的寂寞。对我来说,佐为的故事结束了,带着诸多的不舍和追忆,走到了终点。然后,再从头开始看这个故事,再陪他走一程。恍若一梦,梦中全是他的喜怒哀乐。
曾经看到朋友写过这样的一个梦境:
一个孩子问,“你为什么要笑?”
——“因为想到一个人”。
那孩子继续问:“那你为什么又流泪?”
——“因为想了起来,就再也停不住。”

----------------------------------------------------------------
好久没写那么多字了~~累死!
最后那段是摆子写清风评论里的,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