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去了下午六点车水马龙滴市区,杀去了虎虎生风滴高速公路,小心脏都要蹦出来鸟。亲爱的虫子还没弄上路,老娘已经付出了1400大元练车费。少壮不学车,老大徒伤悲啊徒伤悲。
晚上回家立马开电视。《天天向上》这一期有访问我们升哥哪。
他坐在最左边,手边一杯红酒。他的粉丝上台来,说还有谁会像升哥那样啊,穿着拖鞋背心,拎一瓶酒,就上台唱歌来。真的,他唱歌的样子,最自由,最开心。
人家谈笑风生,他若有所思。问他在干嘛,他说思考宇宙有没有尽头。答案呢,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他永远自得于自己那个小宇宙,升哥就是升哥。
齐秦说起和王祖贤的情事,主持人问升哥是不是也那样,经历着刻骨铭心的感情才写出动人的歌。升哥说,刻骨铭心的感情只要一两段就够了,可以写一辈子的歌。
他和齐秦齐豫说往事,出道,写歌,发片。我就想起了那台民歌三十年演唱会。黄金的30年,开满1万个春天。升哥没出现在那台演唱会上,但我们都知道,他和他们一直在一起。
我们都说,真正爱升哥的人,最喜欢的一定不是《把悲伤留给自己》。可是,当他唱起这老歌,悠游又自在,LZ居然鼻子就一酸。
他搞怪也好,唱情歌也好,怎样都好,他是我永远的唯一的偶像。
忘记是谁讲过,回忆太多,就变成了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