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伊和卡尔德两人都愣住了。

卡尔德张了张嘴,但是发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悄悄看了看罗伊。

红发青年刚帮莉安把围兜解开。他把脏兮兮的围兜扔进了水斗,半眯起眼睛,看着窗外。因为逆着光的关系,卡尔德也看不清他脸上是个什么表情。

本来屋内的温馨气氛一下子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沉默。

“看来我问了个很尴尬的问题?”军火库来回看了看两个不说话的人,耸了耸肩。尽管他的语气里面连一丁点儿的歉意都没有,反倒是有些幸灾乐祸的得意。

的确,不管哪一个罗伊,都是一句话呛死人的佼佼者。卡尔德不禁这么想。

最后他清了清嗓子,决定还是给个解释,“关于这个……”

“既然是个卧底计划,那知道真相的人总是越少越好。我不知道也很正常。”罗伊抢在他前面说了出来。

卡尔德惊讶地看向他。罗伊只是无所谓似得拿起一块抹布,背对着他接着擦起莉安面前的桌板。似乎卡尔德做卧底而没有告诉过他的事情毫不值得在意一般。

他应该觉得松口气,但是……他的内心反而希望罗伊对此表现的更加气愤一点。

“抱歉……”最后,他无意识地低下头轻声道了一句歉。

“为了什么?”

“为了……没有告诉你,还有阿尔特密斯的假死……”后者的事情的确更为过分,他本来就没有期待所有人会原谅他们的这个计划。毕竟,对于阿尔特密斯的至亲来说,那种伤害太深了。

“哦……”罗伊直起了身子,但仍然背对着他,只是伸出手抓了抓头发,“我想你对青玉或者宝拉去道歉更加合适。”

“青玉……柴郡吗?”卡尔德愣了愣,然后想到了之前在Manta潜艇上的那次有惊无险的遭遇,“我想我不只欠她一个道歉,还有一个感谢。”

不管她的初衷是不是杀了他,最后的结果来看,她和运动健将的出现帮了他们的计划一个大忙,成功救出了梅甘,让自己的苏醒变得顺理成章,同时也让光明会对他的信任更加坚定不移了。

“感谢?”罗伊听到这个词,狐疑地回过头来。

“……不,没什么。”卡尔德摇了摇头,在这里说Manta潜艇上那些事情肯定是不妥的。不过他也知道这样无法蒙混过关,所以加了一句,“主要是谢谢她帮你找到了你的……本体。”边说,他一边转过头看了看军火库。

“还真会转移话题啊。”突然成为话题中心的少年抬了抬眉毛,然后讽刺地翘了翘嘴角,“不过,好吧,我想我的确应该请她喝一杯表示感谢。如果他没意见的话。”说完他挥手指了指红箭。

红箭皱起了眉头,“等你到了能喝一杯的年纪再说。”

“切。”军火库不满地撅起了嘴,别开头,不再搭话了。

虽然有些在意罗伊的过分淡定的态度,但那个尴尬的话题就此结束还是让卡尔德小小的松了口气。

罗伊似乎总算把莉安附近的环境都给打扫妥当了,然后把莉安抱出婴儿椅,坐到了卡尔德旁边的沙发上。

莉安先是好奇地打量着家里突然出现的客人,嘴里发出呀呀的声音。但是很快又被摆在桌上用鲜艳的礼品纸包装的礼物给吸引了注意力。似乎知道那个是给她的礼物一般,她惊喜地大声尖叫起来,稚嫩的小手拼命伸向那包礼物。

罗伊不得不换了个姿势抱紧莉安才没让她掉下去,然后他伸手把礼物拿到了莉安面前。

被包装纸包裹着的礼物大概30厘米高,但是非常轻,而且隔着包装纸,他能感到里面的物品手感很柔软。

“你买了什么?泰迪熊?”他抬头看了看卡尔德。发现对方只是神秘地微笑着,摇了摇头。

“拆开来你就知道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有不好的预感……”罗伊一边拆着包装纸,一边充满怀疑地看着卡尔德说。

等完全剥下那层礼品纸,看到礼物的真身的时候,坐在对面的军火库立即呛到了自己的口水。红箭则是黑了半张脸,几乎是一字一句地看着卡尔德说道:“告·诉·我·你·是·在·开·玩·笑·。”

只有莉安兴奋地大喊着,伸手抓住了罗伊手里面圆滚滚的Speedy形象的布娃娃。

“店员告诉我这个娃娃是之前的绿箭娃娃同一生产商制作的,目前已经绝版了。而且本来也就没有生产很多。最大号的已经买不到了,我只能买到这么大的了。”

“………………你认真的么?”

“比较可惜的是没有红箭的形象……”

“……我要去捣毁那家工厂!”

“为什么,就因为他们不生产红箭娃娃?”

“才不是!”

“那家工厂在哪里?我肯定没有收到过肖像权借用费。”一直在因为呛到了口水而咳嗽不已的军火库现在终于缓过气来插上了嘴,“而且我得要求他们生产军火库系列。”

“哦别闹了……”罗伊再一次地把脸绝望地捂在了手掌里。

“看起来莉安很喜欢。我之前还担心这个礼物是不是合适……”卡尔德看着开心的莉安,宽慰地笑了笑。完全没有在意旁边另外两个人的低气压。

“是啊……太完美了。”罗伊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毫无疑问你收买到这个小丫头的心了。我还以为她不怎么喜欢布娃娃呢。”

“是啊……她明显对我的那些玩具更加感兴趣一点……”军火库补充道。

然后罗伊狠狠地盯着他的本体,用危险的低沉语调嘶嘶地说:“把你的那些玩·具·摆的越·远·越·好·!”

可惜,身为本体的罗伊·哈珀,显然是不会被自己的威胁给吓到的。所以军火库根本就没有在意对方的危险语气。他只是习惯性地摊了摊手,然后说:”好吧。你不用担心太久的,Red Daddy。我今晚就会离开。”

红箭愣了愣,然后恢复了正经的脸色说道:“我并不是要赶你走的意思。”

“别多想,本来就只是来暂住一晚蹭点药品的。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倾向于找一间属于自己的安全窝。”

“所以,你还是要坚持单干?”

“团队合作太无趣了。”少年不屑地冷哼一声,然后看了看卡尔德,“哦……无意冒犯你的队伍,海少侠。”

“没关系。”卡尔德只是苦笑着摇摇头,“以前听过更加过分的拒绝。”

“哦?”这个话题倒引起了军火库的兴趣,他挑起了眉毛,“谁的?什么样的?”

在卡尔德再次开口前,罗伊非常不自然地抱着莉安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是时候带莉安去公园散步了!”

莉安开心地应喝起来,甩起手里Speedy玩偶。

另外两人惊讶地抬头看向他,然后军火库脸上露出了猫似的笑容,“那个说出更加过分的拒绝的人不会就是Red吧?”

“什么?你怎么……!?”

“要看出自己什么时候在慌张又不是什么难事。”

“一派胡言。”

“我还知道你刚才关于那个卧底任务的话也是在说谎。”少年恶劣地继续指出。

卡尔德却因为这句话再次动摇起来,困惑地盯着窘迫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似得罗伊。

火上浇油的是因为父亲的有趣反应而愈加开心兴奋的莉安。

“我去拿婴儿车。”几乎是逃难似得,爸爸抱着手舞足蹈的女儿飞速冲出了客厅。

等他离开后,卡尔德才转过头,犹豫了一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军……罗伊,你刚才说的说谎是指什么意思?”

对方挑起眉毛看了看他,嘴角仍然似笑非笑地上扬着,“这是你从进门后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抱歉。”

“不用在意。我知道对你们大多数人来说,我才像是个冒牌货。”

“不,并没有人这么想!”

“我并不在乎。”

“请听我说,罗伊。”卡尔德用他最耐心沉稳的语调说道,“我知道我无法说服你相信我,对吗?但是,对我们来说从来没有谁是正牌谁是冒牌的这种想法。我和红箭认识的时间更长,但是对于队伍的新成员来说,他们显然更为了解你,即使你只加入了短暂的一阵子。而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不管你是不是队伍的一员,我们总是会愿意帮助你的,作为朋友。”

“……你还真是擅长博取他人的信服呢。难怪光明会都被你骗了。”

“我就把这话当做称赞收下了。……我想你有队伍专用的通讯频率。所以,我不会强求你加入队伍。但是请答应我,如果你遇到了麻烦,你会联系我们。因为,绿箭也好,红箭也好,还有队伍里面认识你的成员,他们都很关心你。”

“好吧……”红发少年转了转眼珠,“我尽量。先谢了。”

说完,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橱柜旁,从橱柜顶上取下了一个挎包。卡尔德从里面传来的金属碰撞声就大致能判断,那个背包装满了他的“玩具”。

“你现在就要走?”罗伊不知何时已经一手抱着莉安,一手推着婴儿车从储物室走出来了。他看见军火库拿上了自己的行李,微微皱起了眉头。

“难道还留着帮你整理房间?”

年长一些的男人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答应我不要再给自己惹麻烦了,行吗?”

“只要麻烦不找上我。”

“如果有事,立刻联系我……”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两个同步率用不用得着这么高?”

“哈?”

“再见,莉安。下次我会带更加有趣的玩具给你的。”军火库又向莉安挥了挥手。莉安也向他挥着空闲的那只小手,另一只手到现在还紧抓着她今天的礼物不放。

“……请务必是正常意义的玩具。”红箭爸爸又沉下了脸。

“当然,我正打算去找那家玩具厂让他们做个红箭的娃娃下次带给莉安呢。”

“哦……别开玩笑了……”

“再见,你们也保重。”他最后向另两人轻轻挥了下手,一把把包挎在肩上,直接翻过了沙发走向门口。

在经过卡尔德的时候,他借了个红箭看不清他嘴型的角度,用只有卡尔德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

“我想他早就知道你卧底的事了。”

然后快步走出了房间。

卡尔德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屋外后,才眨了眨眼。接着他发现罗伊已经走到了他身边。

“他刚才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卡尔德直视了一会罗伊的双眼,然后又把目光转向了军火库刚刚走出去的房门,“他说他要是碰到麻烦,会联系队伍的。我刚才也和他说过,即使他不在队伍中,我们也会一直乐于帮助他。”

“哦……难怪刚才说什么同步率什么的……”罗伊像是松了口气,“谢谢你,卡尔德。为了……帮他的事。”

“他是个好孩子。”虽然这么说出口有些奇怪,但是卡尔德却找不出其他的话能更好的表达了。

罗伊有些失落地点了点头,“我本来设想过很多……真正的……我是说……原来的罗伊,他会有多憎恨我这个夺取了他所有的人生的复制体。还有更糟的情况……”他停顿了一下,像是要掩饰自己的不自在一般,开始弯下腰把莉安放进婴儿车里,调整着她的坐姿,给她扣上了安全带,然后又开了口,“结果他甚至都没有埋怨过我一句话。而是很自然地就接受了我的存在。”

“因为是你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他,最后才救了他回来。”

“……我必须这么做。我不能让一个本应该是英雄的孩子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他会接受你了。你们两个的确是一样的……我不是指基因上的相同,而是……”卡尔德斟酌了一下,“你们都是好人,而且,不管对外是怎么表现的,你也从来都不会去怪罪无辜者和好人。我想,军火库,另一个罗伊也一定是这样的。”

罗伊仍然弯着身子面对着莉安,但是卡尔德从侧面看到他淡淡地笑了一下。他伸手替莉安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轻轻抚摸着莉安的小脸,小女孩因为那个粗糙温暖的手掌的接触而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真的是个很幸运的人,对吗?”

卡尔德不知道这话究竟是在问他还是罗伊的自言自语,不过他看着眼前的温暖的画面,也为他的好友能够从过去泥沼般的痛苦生活里面逃脱出来,获得这样平凡而幸福的人生而真心的感到高兴。

“这是你应得的。”他轻轻说道。他不知道对方是否听到他的回答,因为他并没有接着搭话。

片刻的沉默之后,罗伊直起身子,把一个挂在婴儿车手把上的背包背在肩上,然后抬头问卡尔德:“我现在带莉安出去散步。你要一起和我们走走吗?顺便可以买一点晚餐需要的材料,我能给你做顿稍微像样点的晚饭,中午实在太混乱了。我没想到你会来。”

卡尔德愣了愣。

然后罗伊很快就接着说道,“啊,当然,如果你还有事情要忙的话就当我没说吧。我知道现在的联盟和队伍都还有好些事情要忙活。”

“不,我今天一天都有空。”亚特兰提斯青年立刻摇头,“我很乐意一起。不过晚饭的准备我也想帮忙。”

“……干嘛?不相信我能做出可以吃的东西?”罗伊脸上露出了让卡尔德感到怀念的那种挑衅的笑容。

这让卡尔德也哑然失笑,“是啊,考虑到绿箭以前差点用他的独门料理谋杀了海王,我想我需要看着点你在做什么样的料理。”

“哼。我敢肯定我可以青出于蓝。”

“你确定你用对了成语了吗?”

“哦……该死……”

——————

TBC

这章内容散了点,想写的太多了。

最后还是治愈了一点吧大家高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