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过这一系列虐心身的制作,我发现米英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存在。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话题,而且我知道这个话题看起来有多么的精神不正常。因为,我就是精神不正常了。

可以的话,我不想要什么分红了。4个月以来我都是在犯病而已。
总觉得很桑心。关于米英的一切都很桑心。因为除了画图之外,我无法用其他的方式去改善那个故事。
如果我同时当写手就好了,如果是个人本就好了,如果当初没有那么伟大就好了。

我总是不理解为什么对于别人来说,爱可以消失得那么快。如果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失去了兴趣,那还能称为爱吗。
但也许会有人说,像你这样持久的人才是神经病。
那么就神经病吧。我觉得自己这么两年来那么桑心那么痛苦都是为了味觉音痴的事实,就足以证明我他妈有病。

米英的热度,大概坚持不到明年了吧。仿佛大西洋都变得冰冷了一样。
因此有时候会觉得,世界末日,只有自己一个苦苦地守着这两片土地,像个傻子一样坚信他们活着。
虽然知道上大学了,要好好读书,好好干自己的事业,但心里总是放不下这一份感情。

不,那称不上感情。那叫做幻觉,陷·入·爱·河的幻觉。

我希望你们就这样好好地睡着,永远也不要再醒来。
但当你们醒来时,也请不要觉得悲伤。即使世界已经忘记了你们的名字,你们也永远都不会忘记彼此。
请务必幸福下去,就算从此再也没有人祝福。

便是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