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几头人奔走相问,你头还疼吗疼吗疼吗?
都疼着呢。昨晚,七头人醉卧KTV。真的醉,干掉2瓶伏特加;真的卧,各种睡姿,人事不省,直到凌晨五点被扫地出门。
有人笑了,有人吐了,有人哭了,有人说了这辈子都不好意思说的真话,有人打了这辈子都会终生后悔的电话,绝对不系我,哈哈。
唯有一头怪阿姨,干了最多的酒,风卷残云,千杯不醉,没打电话没讲胡话更没倒下,独握话筒不撒手,嚎足整晚未停歇。这个阿姨是我妈,麻麻的妈。
从前喝醉,我也曾像在座某些年轻人那般堕落过,不该说的话,不该掉的泪,不该打的电话,各种轻狂,一样不落。现在嘛,倒头即睡百事不想,神马都素浮云,劳资成熟了,横横。
很开心,这样烂醉如泥这样掏心掏肺,一年也就一回。我生日,永远三八24岁生日快乐。谢谢亲爱的你们,我曾这样被爱过,已是生命最好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