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用哑语呼唤腹中的黑土地,黑果实。
你已温柔地接纳他——一棵树,那树冠和躯干,
枝桠和树叶上的露珠,都说着血语言。

几个月,神秘手势
释放出星光和风,和青草,
十个小矮人,快乐和忠诚。

生锈的嘴巴和铁铲子,是一对恶魔,
住在我们的冷漠里。而关于一棵树的记忆,
时而是断须,时而是哑语,还有别的。